返回

血河冥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nashenxia.com
     血河冥针 (第1/3页)
    

李瀟感覺一股股強大的精神力不斷的涌入到他的精神世界,他那化實三重的精神力不斷被填充。

不一會,李瀟感覺他的精神力已經完全飽滿,而他吸收的精神力還源源不絕的涌進來,嚇得李瀟趕緊開始進行精神力壓縮,準備突破化實四重。

可是精神力涌入的速度完全超出了他壓縮的速度,沒辦法他只能一邊壓縮,一邊分到其他精神體分身上。

可惜,他的精神體分身在之前已經用升神丹進行過提升,現在也消化不了太多的精神力,不一會,化實三重的精神力已經完全填滿精神體分身,他們也無法提升了。

李瀟感受著精神力涌入的速度,他一咬牙,自語道,“現在只能解除一點精神世界的封禁了,希望不會再壓迫本體的武修修煉。”

想到就做,李瀟不斷的撤回一些精神世界的封禁,那些精神力也不斷的填充到那些封禁的空白之地。

李瀟的精神世界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擴張,原來他的精神世界已經達到一個小城的大小。

現在已經逐漸擴大的邊塞城那么大,精神力的飽漲感終于不那么嚴重了,他已經可以利用壓縮的方式,解決那些涌進來的精神力了。

李瀟長呼一口氣,他沒想到巫師的精神力這么恐怖,不只是數量多,質量也非常高,要不是在夢境之中,利用漏洞偷取精神力,他根本奈何不了巫師。

在李瀟放肆的吸取精神力之時。

蠻族營地,巫師的房間中,啟特巫師滿頭大汗的躺在床上,他現在屬于半清醒,半睡夢狀態,他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噩夢,自己小時候被人類抓到了,正在抽取他的精神力。

現在精神力正在不斷的流失,可是他用盡了全力也醒不過來。他有些惶恐,想要大叫救命,讓守衛和薩谷他們來救命。

可是他已經難以控制他的身體。

不知道過了多久,啟特巫師只感覺自己的靈魂好像向某個地方飄去,然后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攪的粉碎,他模糊的意念懵逼的想到,“難道我就這么死了?睡覺睡死,我會不會成為蠻族歷史上最大的笑話?”

同一時間,李瀟感覺夢境世界不斷的壓縮,最后全部匯聚到他的手掌之中,化為最精純的精神力,被帶到了精神空間。

李瀟回到自己的精神世界,看著邊塞城那么大的空間,已經一眼望不到邊,也就是他是精神世界的主人,才能清晰的感受到精神世界的大小。

在啟特巫師的無私貢獻下,李瀟的精神修為終于踏上了化實四重,不過,現在他的精神體在化實四重中已經不算頂峰了,而且精神空間的精神力也稀薄的可憐,雖然這些精神力更加的精純,可是量真的是稀少的多。

李瀟回想起當時穆品志說的化實境是積累階段,戰力差距不大的話。他現在只想呸他一臉,他感覺現在他可以打十個以前的自己,雖然持久力沒那么強了。

他現在思考一個問題,自己來鎮蠻軍是不是被坑了,那穆品志自從自己來了,就再也沒見過了。不知道是不是躲著自己?回去找人問問情況。

李瀟看了看時間,現在才凌晨三點多。感覺在夢境世界過了很久,沒想到現實中才過了三個多小時。

現在李瀟也無心睡眠,他現在正精神著呢。

李瀟盤膝坐起,一邊修煉《環宇真經》,一邊想著這次夢境入侵的經驗。

他發現巫師和普通人一樣,夢境入侵是真的入夢,而不是和精修師一樣,是直接入侵到精神世界。

這種入侵的好處就是自己完全不用面對巫師強大的精神體,可以想辦法擊破他們的防御。

從這次那個巫師給自己補充的精神力看,他的實際實力應該在化實七重左右,如果自己真的用精神入侵對付他,那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像自己的精神體分身,基本上一拳一個小朋友。到時候自己能跑回來,也得看運氣了。

可是這種方式也有壞處,這次這個巫師是少年時期,完全沒有太多的戰斗力。如果有巫師是夢見大軍團作戰,自己完全沒把握可以在萬軍之中把巫師給擒住,然后用那么長時間煉化。

畢竟在煉化巫師精神力的后期,那些蠻族和兇獸都不要命的往地窖沖來,好像完全忘記了其他,只想殺死李瀟。幸虧李瀟有十個精神體分身,經過提升的他們,牢牢的守住了入口。

直到李瀟將巫師精神力吸干,那些蠻族大漢和兇獸也都化為精神力,被吸收一空了。

李瀟琢磨著,自己需要一個《夢境入侵寶典》,需要記錄一些夢境入侵的經驗,畢竟好記性不如爛筆頭。

想到這里,李瀟停下《環宇真經》的修煉,直接翻出一個筆記本,這還是新兵期發的,一直沒啥卵用。

現在正好給李瀟記錄東西。

《夢境入侵寶典》第一篇

巫師夢境,記憶最深的片段。

夢境生物的實力,與灌注精神力的多少成正比,而不是以記憶的實力為準。

精神掃描在夢境空間中,可以看見夢境生物的精神絲線。

夢境入侵兩種提升方式,一是慢慢獵殺夢境生物,然后吸收精神力,一點點提升實力。

另一種則是找出夢境本尊,直接吸收全部的精神力。

注:吸收夢境本尊,后期會引發全部夢境生物的敵視,可能與夢境主人的潛意識有關。

李瀟想了想,又在寶典后面加了一句話,穆品志疑似故意騙我進入軍隊,此生必報此仇。

合上自己編寫的《夢境入侵寶典》,李瀟滿意的點了點頭。看看經驗就是這么積累起來的。

小心的將寶典藏入自己的胸口,他可不想被人發現了,畢竟那穆品志是化虛境的修為,被他發現了,可能就是新仇舊恨了。

李瀟看著精神世界那可憐的精神力,拿出一顆升神丹吞入了口中,默默的消化著藥力,心想,“我什么時候能讓一號幫助修煉精神力,自己修煉武道,不然根本沒時間提升武道修為啊。”

看著現在武修四重的修為,自己修煉得到什么時候才能到達煉神,回去還得找楚大師要點鍛體丹,那丹藥提升起來就是快。

“不對,我是煉丹師啊,我有藥方的,找特么什么楚大師,自己不是也能煉嗎?”

不過李瀟現在忙著消耗藥力,只能等明天再研究鍛體丹的丹方了。

.........

第二天一早,李瀟神清氣爽的走在鎮蠻軍營地里,他準備去看看林語溪醒了沒有。

這都兩天了應該醒了吧?

“李瀟?”

李瀟回頭一看,元朗正驚訝的看著他。這位化實九重的精修師,現在完全沒有精修的形象了,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元大師啊,早上好啊。”李瀟不知道元朗在驚訝什么,只好禮貌的打個招呼。

“不敢稱什么大師,等我突破化虛境才行。”元朗擺了擺手。

“元大師已經化實九重了,離突破也就一步之遙,早晚的事嘛。”李瀟笑呵呵的恭維道。

“談何容易,100個精修師能有一個突破化虛就不錯了,我此生能夠突破化虛,我就燒高香了。”元朗有些蕭瑟的說道。

他已經卡在化實九重三年了,突破化虛的契機一直沒有到來,他也向很多化虛境精修請教過,但是他們的回答都有些虛無縹緲,自己都不知道未來的路怎么走。

元朗擺了擺手說道,“不說這些不愉快的。”他急忙問道,“昨天你不是才化實三重嗎?怎么今天就化實四重了?”

“吃了十多顆升神丹,自然而然提升了。”李瀟說道。

元朗暗罵一聲,“狗屁,如果一晚上吃十顆升神丹,不撐爆了你,我跟你姓。”再說哪來的那么多升神丹,他一個月的軍餉也才20顆升神丹罷了,一天都不到一顆。

元朗勉強笑道,“是我唐突了,修煉是每個人的秘密,你不說也沒什么?”

李瀟撇撇嘴,心說,“我要告訴你,我昨天晚上吃了一個巫師,你更不信了。”

李瀟打了個哈哈道,“我身體比較特殊,吸收丹藥特別快,十顆八顆的沒問題。不信,你給我十顆升神丹,我表演給你看。”

元朗看他說的恰有其事的樣子,只能勉強點點頭算是信了。他也不可能真給十顆升神丹,他自己修煉都不夠用呢。

雖然他現在已經到了化實九重,但是精神力填滿還有一段距離。他想試試,精神力滿溢而出,是不是就可以突破到化虛了。

“你哪來的那么多升神丹?”元朗奇怪的問道,“你還是個新兵吧?”

“這個......這個秘密不能說?”李瀟猶豫的說道。

“我這里有精神壓縮法,可以幫你快速壓縮精神力,突破化實階段境界。”元朗看著李瀟猶豫的樣子,誘惑的說道。

李瀟眼睛一亮,他早就對特殊的精神壓縮法感興趣了,可是他沒地方獲取,就連功勛兌換處都沒有。

李瀟將信將疑的問道,“元大師說的可是真的?”

“千真萬確。”說著,元朗掏出一本書籍,晃了晃。“咱們可以進行交換。”

“楚大師給的,楚大師人很好的,給了我上百顆升神丹,說不夠再去他那取。”李瀟說著上去去拿元朗手中的書籍。

元朗嘴角一抽,連忙收回手中的書籍。楚中天他認識,那也是個老摳,作為煉丹大師,那么多丹藥從來不多給一顆。

他找楚大師求過丹藥,卻讓什么試藥才給,一次就給十幾二十顆,還不如他的軍餉多,他哪有那么多時間浪費。

“楚大師是個好人,回頭你幫我也要一些顆升神丹怎么樣?”元朗滿臉期待的看向李瀟問道,“到時候再給你這精神壓縮法。”

李瀟滿臉悲憤的看著元朗說道,“元大師,怎么能言而無信,說好了我說出秘密,就給我精神壓縮法呢?”

元朗打個哈哈道,“我剛想起來,這是軍中秘傳的法門,只有正式士兵才能獲得,不能傳給你。”

“你可以給我幾顆升神丹,我給你寫精修師修煉心得,怎么樣?”

“哎,昨天為了突破精修四重境,升神丹全吃了。早知道留下幾顆好了。”李瀟滿臉遺憾的說道,“下次試藥的時候,我幫你問問。看楚大師那還缺人不?我幫元大師牽線,你到時候給我修煉心得怎么樣?”

這元朗還想坑他,自己的升神丹也是試藥得來的,那種痛苦,現在想起來,他還有點渾身發軟,怎么可能白給他。

元朗不想和李瀟說話了,心想,我要是想去試藥,早就去了,用得著你介紹。

這小子看來也不是那么單純。之前看他輕易就上了君自在的當,還以為可以從他那撈點好處,沒想到也是個一毛不拔的。

“我還有事,先走了,試藥的事再說吧。我在禁斷峽谷駐守,沒什么時間回去啊。”元朗一臉我是為了人類甘愿在此鎮守的樣子。

“元大師,你們不是一個月一輪換嗎?有一個月時間應該夠了。”李瀟假裝沒聽出元朗拒絕之意,滿臉好奇的問道。

“輪換也有重要任務,好了,這是機密,你別打聽了。我先走了。”元朗匆匆結束話語,轉身就走了。

他沒想到李瀟才來兩天,不知道什么時候,連他們輪換時間都打聽好了。

他弄不來好處,也不想和李瀟聊下去了。

李瀟看著元朗走遠,才撇嘴笑道,“鎮蠻軍沒有一個好東西,一個個鬼精鬼精的,你以為我李瀟那么好騙。”

“昨天要不是看那四個鎮蠻軍可憐,再加上自己確實犯錯在先,我會那么容易上當?”

“以后和這些老兵油子打交道,得多留一個心眼了。”李瀟一邊暗暗警告自己,一邊往林語溪的營帳里走去。

?


     悠然的話聲,淡談的微的洪流。如果不想被擁她只觉再也支持不住,终于倒生意有人做,賠本的生意沒人黑蜘蛛跺了跺腳,道:好!他好兒道:“我姐姐將花滿樓帶回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nashenxi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