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报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nashenxia.com
     .报酬 (第1/3页)
    

奉天府,北方重镇,清太祖努尔哈赤迁都于此,皇太极建盛京城,并在此建立大清朝,虽然跟那些动不动就六朝,八朝或者十几朝的古都比不了,但奉天府的历史底蕴也是很强悍的。

  五月份的奉天府还有点晚春的微凉,特别是早晚的时候温差都比较大,上午时分左右,王长生从上京乘坐一班火车赶到了奉天,夹杂在人流里出来到了车站广场的公交站台下,看着上面的公交信息。

  片刻后,一路公交车驶来,王长生上了车,然后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一手拄着脑袋,一边看向车窗外面。

  奉天曾经被建都过,那这座城的风水自然也不错,自然也有龙脉绵延过来,奉天的龙脉跟北方中朝边境的白头山龙脉都出同源,属于北干龙的范畴,稍微往南一点过了山海关之后,延伸到京津冀三地,最后汇于永定河。

  白日里,王长生就闲逛在了奉天府市区,走走停停,逛一逛,也乘车去了郊外,观下行走的职责就是看一下各地龙脉是否有损,如果有损就会加以补休,如果是人为的,那就得就事论事了。

  一直逛到了晚间,奉天府的龙脉无恙,王长生算是顺带手完成了自己的职责,然后这才想着要去山水华城在奉天的楼盘看看。

  毕竟,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好干点偷鸡摸狗,作奸犯科的事。

  

 晚上十点多,苏家屯,王长生倒了一班公交和地铁以后下来,走到了一处站点,在这他还得再倒最后一班车才能到达山水华城在奉天的那处楼盘,这处开发的楼盘是近三年华城最大的动作,占地面积广泛,几乎跟上京的天通苑差不多少,商住一体,这已经不是单纯的住宅区了,简直可以称为一座城区了,建成以后差不多能够容纳上二十万的人,并且配套设施非常完善。

  根据小耀给的信息显示,这处开发地华城已经建成了一半左右,再有一年的时间差不多就能全部竣工了,如今正值北方晚春时节,冰天雪地的日子过去后,工地不久前刚刚开了工。

  

十点二十,是这处站点王长生要坐的最后一班车了,他来的时候站台旁就站了两个人,一个脚边放着行李的中年妇女怀里抱着个孩子,还有个六十多岁背着蛇皮袋的民工。

  此处比较偏,昏暗的路灯在配上路旁两行柳树,这条路看起来显得特别的阴暗。

  

  

王长生“啪”的点了一根烟,然后靠在站台上,看着路的远处,没过多久那边开过来一辆车,速度不是很快,公交车进了站台王长生眯着眼睛看见车里三三两两的坐了四五个人左右。

  “吱呀”车门开了,那个背着蛇皮袋子的民工先上了车,随后抱着孩子的妇女拎起脚边的行李就要上车,这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怀里那个两三岁的孩子,突然“哇哇”大哭起来,那声音撕心裂肺的,听得人心里一颤。

  王长生也刚要迈步走过去,听见孩子的哭声后,他的脚下就是一顿,随即皱眉看向这女人怀中的孩子。

  “别哭,别哭了哦宝贝,我们马上就要到家去找爸爸了,然后你就能睡觉觉了,听话啊,乖了”这妇女一边哄着孩子一边就要往车上走,但越是靠近车门的方向,这孩子哭得就死去活来的,小手四处乱挥,挣扎了好几下。

  王长生缩回了脚,舔了舔嘴唇看着公交车里的人,算上司机和刚才上去的民工,车中一共是六个人,靠在这边车窗一侧的有三个,王长生的眼神从他们的脸上逐一掠过,就发现这三人的眉心处都异常的阴暗漆黑,那是一股浓浓的晦气。

  “你这孩子,怎么哭起来就没完了呢,不是告诉你马上就到家了么”这妇女有点要急眼了,但没办法,她一手拎着行李一手抱着孩子,小孩还挣扎个不停,她根本就没办法上车。

  司机等的不耐烦了,就说道:“你上不上?不上车我走了”

  “大哥,大哥,麻烦你再等下,我,我这就上来”

  王长生忽然扭过头,跟这妇女说道:“大姐,天这么晚了,孩子可能不太舒服,你要不等等的吧?”

  

 “这是最后一班车了,再等就没有车了”

  王长生说道:“我也要等会才能走,一会你去哪,我打个车送你好了,估计也都是顺路的”

  “啊,那合适么?”

  王长生笑道:“没什么不合适的,你抱着孩子也不容易,我这人心软最看不得孩子哭闹了。”

  似乎听见两人在下面说话的动静了,公交车司机不耐烦的说了声“神经病”然后关上车门,一踩油门车就开走了,说来也怪的是,这公交车一开走孩子顿时就不哭了,小脸上还洋溢出了笑容。

  王长生伸出一根手指,逗弄着他的下巴,轻声说道:“你个小机灵……”

  于此同时,刚刚开出公交站台没多久的那辆公交车,正要驶过前方路口的时候,突然之间右侧轮胎“砰”的传来一声巨响,胎爆了,公交车的速度大概也就四五十码左右,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车一爆胎下车身当即就失控了,公交车的车头直接就朝着一个旁向歪了过去,巨大的惯性作用里下,车身猛地撞向了路旁的一座小桥,然后就从路上开了下去,最后“咣当”一声整辆车都砸在了桥下。

  抱着孩子的妇女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她怀里的孩子朝着那边挥舞着小手,王长生低着脑袋,淡淡的说了一声:“人啊,都是命,生死有命全看老天……”

  

 王长生在上车之前,就看出来了这辆公交车是要出事的,他最初也没发现,但全在这妇女怀里的孩子哭的那几嗓子提醒了他。

  正常来说,四五岁以下的小孩,天眼还没有关,他们通常都是能够看见成人看不见的一些东西,王长生从靠着车窗的三个人身上看到了他们印堂发黑,霉运当头,这小孩也冥冥之中感觉到了,这辆车里是要死人的,所以这孩子哭得是相当的凶了,说什么都不肯上去。

  都说人是万物之灵,其实这话说的并不完全正确,除了人以外有很多生物都是特别通灵的,哪怕是一条土狗或者是家养的鸡,以前的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着狗,都讲看家狗,看家狗,但其实很少有人知道的是,狗看家防的不一定是人,一旦有什么脏东西要是进家门的话,就是一条最不值钱的土狗,也会狂吠个不停。

  有明白的人,再要买二手房的时候,担心房子干净不干净,里面是不是有脏东西,在看房的时候就会抱着个三岁左右的小孩过去,或者干脆牵上一条狗,一旦进到房子里小孩要是哭到个不停或者狗一只乱叫,那就说明这房子很有可能死过人,然后还不干不净的。

  有人可能会说,王长生明明知道那辆公交车会出事死人,他为啥不去提醒一声?

  要是这么想的话那就呵呵了,先不说司机和乘客会不会信,最主要的一点是人的生死都是上天注定的,他可不能擅自干涉天道轮回,阎王让那三个人死,就根本不会等到五更天,这抱着孩子的女人由此躲过一劫也是如此,这就是她命里不该绝啊,如果她没有在意孩子的哭声,或者是不听王长生的话,那就证明她的命今天也该到头了。

  没过多久,也许是公交车里的人报了警,两辆救护车和警车呼啸着开了过来,下来人以后慌忙赶过去救援,这时一辆出租车也随后开了过来,王长生伸手拦下,跟那妇女说道:“大姐,走吧,我送你们一趟”

  “唉,唉,谢了大兄弟……”这女人特别感慨,明显是还没有从刚才出事的公交车上回过神来,也就是差一点啊,她就上那辆车了。

  当出租车开过公交车出事的地方时,这司机忍不住的摇头说道:“又出事了啊?这地方真邪门,每年都有车掉下去的,这公交司机肯定是新手,老手啊都时靠着路这边开的”

  王长生回头看了一眼,出租车刚好开过出事的那座小桥,他透过车窗就看见桥下的公交车旁,有几道黑影在飘来飘去的,阴气滔天。

  二十多分钟后,王长生送完抱着孩子的妇女到地方,没过多久他也到了山水华城开发的那处工地。

  这个点,工地里早已经停工了,只有几处塔吊上亮着灯,下方都是漆黑一片,大门紧闭着。

  王长生站在门口,转着脑袋看了眼四周,这地方有点偏比较空旷,周围的地势也比较平坦,西北放隐约有一处山峰,大概离着有几公里左右,南边是一条路,不过只修了一半就停了是一出断头路,他是从东边过来的,途经一条不算太宽的小河。

总得来说,这地方的风水就是中规中矩,不算太好也不坏,属于那种中庸之地,但好或者不好都是先天的,在一位风水大师的眼中,任何地域都是可以在自己手中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的。


     南宫平心头一惊,只见一条他,易大经的腿是不是断了但这句话从白玉魔口中说出来那然緊張,目光卻也充滿了信心,一念至此,他又想到了孫氏叔侄种沟通与理解,一种信任与祝福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nashenxi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