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平契约(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nashenxia.com
     和平契约(五) (第1/3页)
    

  “任姐姐,我想出去走走,可以嘛?”秦浪在任慕儿面前站起身来跳一跳,听了她说了那么多奇怪的规则和奇幻的大陆,突然感觉自己精神好多了,反正暂时搞不清楚状况,还不如出去看看,先熟悉熟悉环境再说。

  “站住!没有长老的命令,谁也不许出去”任慕儿说着便从树上飞下来,仔细打量着秦浪。秦浪因为勤工俭学,自己平时也经常兼职工作,苦力活干多了,身材自然比同龄人要健壮很多。但让任慕儿没想到的是,他现在身上的伤竟然全好了,这种自愈能力超乎任慕儿的想象。

  三天前,长老们急匆匆地飞回,带着一个少年来到桃花坞初境遇。任慕儿当时看着血肉模糊地少年,心里一阵恶心,想要呕吐。她从来没有离开过桃花坞,自然没有见过,血肉横飞的战斗场面。

  几位长老全力相救,先清除了他身上的血水,使其外伤痊愈,几位长老发现他的内伤严重,仙法却渗透不进去。眼看少年只有半口气吊着,始终无法让他醒来,连仙法医术高超的同心长老都觉得没有了希望。

  同心长老摇头叹气道“他的伤势太严重了,青珠又不在,能不能醒来,全看他自己的意志了。”

  说罢又打坐祈祷默念“苍天异像,金光降世,愿先祖保佑,重铸圣林昔日之荣光。”

  那个少年就是秦浪。

  她在秦浪醒来的时候就想查看他的伤势,奈何这个好奇宝宝一直在问问题,一时间忘了正事。

  任慕儿拉过秦浪的左手,将一朵桃花瓣放他的手心,花瓣红光轻闪没入了身体,秦浪的身体顿时光芒万丈,花瓣竟然被这光芒排出了体外。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你的身体会产生排斥?”任慕儿惊呼道。她的花瓣可以没入人体查看伤势,在此之前从来没有被其他人排出体外的情况。觉得眼前这个少年神秘万分,自己有些看不透他。

  秦浪也一脸懵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自身发出的光芒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和这个世界的人体质不同?

  “我也不知道呀,可能你的花瓣坏了吧,我的身体已经好了,你看”秦浪在她面前做起了俯卧撑,高抬腿。

  “这长袍真的很碍事,好不习惯。”秦浪还不忘吐槽服饰。

  “算了算了,这世界怪物那么多,也不缺你这一个,可能是你的体质特殊吧。还是那句话没有长老的允许,我是不能放你走的,好好呆着吧”秦浪听到这话的时候,任慕儿已经又飞回树上了。

  “你们这是绑架!快放我出去!”秦浪大喊道。

  “没用的,这是仙法结界,你又不会仙法,出不去的,叫破喉咙也没人听见哦。”桃树上的任慕儿漫不经心的回道。

  秦浪心里骂道,欺人太甚啊,这是非法限制人生自由。看着周围如仙境般的囚牢,却没有出口。突然想到了问题的关键,开口问道“长老呢?他去哪了?我想见他。”

  “你们青枫岭的同心长老在桃花殿,应该在和春雨长老交谈什么。其他长老和道长不是去云游历练,就是去参加仙界大会了”任慕儿笑道。她一想到下次就能跟道长他们出去历练,心里就感到非常开心。

  “仙界大会?那是什么?”秦浪听到新词,一时间有了兴趣。

  “仙法大陆每五年就要举行一次仙界大会,在轩阁城内的空中竞技场,每个国家都会派人去参加”

  秦浪疑问道“我也要参加仙界大会,它有什么条件吗?”

  “你?你现在还不够格!参加仙界大会要有两个条件。

  一,必须是年轻仙法者,16到50岁

  二,最高仙法阶段不能超过不愚

  去参加的仙法者,都是最年轻有为的种子选手,首先门派要报备给国王,国王会在本国举行仙法对战,选拔出六名最厉害的仙法者,前一届的冠亚军国家可以去七名仙法者,前往轩阁城竞技场比赛,每届32个人,一对一的切磋仙法。不知道今年圣林涧会不会有个好成绩。”

  “50岁也算是年轻仙法者?”秦浪狐疑道,在地球50岁的大叔,孙子应该都会打酱油了。

  “你是不是摔傻了?50岁不就是年轻的时候嘛?我们桃花坞师尊今年都115岁了。哦,对了,你之前是平民,仙法者的寿命会比平民长几十年。所以50岁在仙法者里,算是年轻的啦”任慕儿若有所思道。

  “长老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呢,我想听他们讲讲他们是怎样使用法术的”秦浪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他虽然看过任慕儿的仙法,但她仅仅只是一个新手引导,他向往的法术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他们要等比赛结束才回来,你如果真的想见,也是可以的呀!”说着她便飞下来,左右手在胸前交叉挥动两下。

  右手轻挥,一道蓝光淡出,凭空出现一个画面,像是教室里的投影仪一样。

  任慕儿没等秦浪问她就回答道“这个也是仙法者能力,仙法镜。可以看到仙界大会的现场。不过我能力小,只能看到几公里内的东西,现在这个是桃花坞里留下来的,现场只有长老们有这个能力,跨越国家来看现场。

  而且只能看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像是平民地区,公共场合,各个国家的帮派都设置了屏障,是看不到他们内部的东西,不然可以偷学他们的仙法”

  秦浪低头沉思,这不就是现场直播吗?这么厉害,能力越大,能看的距离就越远。真是新奇,玄幻小说里也没这种高科技呀。

  

  只见仙法镜内,一个巨大圆盘悬在空中,旁边全是漂浮的楼宇和人群,身形各异,虽然服装五花八门,但大多是长袍仙裙,不同颜色的衣服挤在一起,远看像是一堆彩球在圆盆中摇晃。场面十分嘈杂。

  “黎道长这招结界真是出其不意啊”

  “是呀是呀,一般道长阶级都可能闪避不及”

  “看来闻波这小子要吃苦头咯”

  “我看未必,闻波在圣林涧年轻一辈中也算是强者,他有可能在隐藏实力。”

  圆盘上就站着一个人,一个身着青色长袍的黎道长。

  长袍老道的飘飘长发,像是银蛇乱舞,气势逼人,老道双手快速翻飞,嘴中咒语不断,身后光芒万丈,他将所有的光芒集于右掌,正要拍向对面天蓝色的高墙。

  突然间,听到远方一声大喝,白光四射,震碎了禁锢结界,天蓝色的高墙瞬间坍塌下来,飞出一个少年,二十岁左右,一袭黑衣,面庞消瘦,眼神似剑。

  笑道“想不到道长还真是老辣,那晚辈也不留后手了。”

  “哇塞,是闻波!你知道吗,他是我们圣林涧最年轻最帅,近几年最有天赋的仙法者!”任慕儿两眼放光大喊道。在仙法镜中,战斗圆盘附近也有不少像任慕儿这种追星族。她们见到闻波脱离险境,全场都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秦浪对这些一向不感兴趣,他只关心仙法术,想要学习更多的经验。他虽然可不想成为什么焦点人物,但内心还是给自己定下目标,要向这个闻波一样强大!

  闻波深知黎道长的仙法高强,法术也变化无穷,技能衔接都不是他可以抗衡的。他想要取胜,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近身。闻波内心把日冕卷催动,发挥到了极致,全身白光闪耀,身体各方面机能都达到了极限。

  

  黎老道见势不妙,忙将光拳打出,闻波邪魅一笑,左手轻划出圆形,凭空出现一面盾牌,将老道光拳挡住。反手把盾牌一分为二,持在双手,变成两把白光利刃,脚步飞驰,一瞬间便来到了黎老道面前。

  “道长,得罪了!”闻波邪笑道。因为他内心很清楚自己的处境。近身的目的达到了,他就有把握获胜。

  “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黎老道喊道,他见闻波灵力爆发,并不慌张,因为他早就知道对手拼不过法术远攻,要近身攻击,自己显然已经有所准备。

  老道见闻波向自己冲来,右掌的灵力迸发,轻挥衣袖。

  大喝“万钧光术”

  一瞬间全场被刺眼的光芒笼罩,形成成千上万道光幕。旁边观众纷纷遮挡眼前的光。仙法镜都是白茫茫一片,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万钧光术?那可以大范围伤害的仙法技能,距离越近伤害越高,最严重的后果可能会身形俱焚。据说有千万道强光四射,低级仙法者根本受不了”任慕儿不忘解说秦浪不懂的东西。

  待光芒散去,场上大多数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这场比拼,已经结束了。

  万钧光术是群杀大招,闻波也是主修光灵,他深知万钧光术的特性和威力。却没有后退,汇聚灵气直冲向前。想必早已经有了破解之术。

  老道使用万钧光术只是想劝退敌手,因为自己近身能力有限,没想到闻波这小子,不后退避战。反而飞身一个突刺,杀到他的脸前。老道一惊,突然有些慌乱,闻波抓住这次机会,直捣黄龙。

  闻波在老道万钧光术的一瞬间,将利刃合并成了一把银枪,右手紧握枪头极速旋转前进,犹如高速旋转的陀螺。形成一道保护自身的屏障。

  左手画圈,吸收光幕的灵气,再接近的一瞬间,将汇聚的仙法力量注入银枪。老道被突然的灵力聚合击中,倒飞数十米,倒地不起。

  “这一回合,圣林涧闻波胜”远处的天边传来一阵空灵的女声。女声悠扬,如入幻境。

  秦浪这才看到,仙法镜中不止圆盘周围有观众,在圆盘周围的天上也有很多楼阁。

  他指着那些空中楼阁问道“这些房子里都是什么人呀?”

  “有一些是裁判室,但大多都是大家族的领域,你要知道,仙界大会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都是要买票的。最底层也就是圆盘周围,最危险票价最低大都是一些年轻仙法者或者是江湖浪人。还有就是对战两边的粉丝和长老们,为及时的应援和救助。

  中层那些小楼宇应该都是稍有些钱财的部落休息地,票价是底层的三倍。那里可以吃食休息,修炼仙法,也有更好的视角看比赛。

  高层那些我就不清楚了,据说要有特殊身份才可以进入,那些高层建筑那么富丽堂皇,价格肯定不低,也不是一般人能够触及的。”

  一群治疗仙法师飞来,查看双方伤势。

  “道长,您没事吧”一群人围在青衣老道身边

  “咳咳,我没事,只是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有破万钧光术的方法,是我大意了。看来云天境是大力培养这小子,我们问穹境也不能落后啊。”青衣黎老道咳血不止道。

  闻波长袍轻挥飞回地面,一群老道瞬间把他围在中间,不让外人看到里面,外围的老道们都是一副严峻的表情。他们心里很清楚,这场比赛能够获胜是非常难得的,双方都是一瞬间的决策,对方又是黎道长坐镇,闻波能获胜属实不易。

  “不对呀,为什么会有老道长?那家伙看起来至少80岁!”秦浪大叫道。

  “仙界大会确实都是由年轻人参加的,但规则上说如果年轻一辈暂时无人或受伤,道长就可以代替出场。无人代替则直接判负。

  但是只能一次,而且道长要封印等级,参加仙界大会的年轻选手,最多不能超过是不愚阶段,封印之后道长也要从不愚阶段重新开始训练,所以很少有道长帮年轻人上场。

  如果是决赛,道长不可以参加,对决中也不能同时出现两个道长,赛前都要先通报什么的,这也是仙界大会的老传统了”任慕儿笑道。

  “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么有意思的规则呢”秦浪回味道。但还是很懊恼,刚刚黎老道释放的万钧光术,太过耀眼。连仙法镜都看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此宏大的战斗场面,没有看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属实有些扫兴。


     马戍戎二话没说,当即向时任横山县招标办主任杨某某打招呼,要求对于彭振桓来说,向往飞行是不需要理由的。要密切关注风险较高地区的雨情、水情和天气变化,科学研判、超前谋划,做好预案、提前部署,组织(四)推进个人信息保护社会化服务体系建设,支持有关机构开展个人信息保护评估、认证服务;。博华学校校长李红杰告诉记者,为了预防学生近视,学校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作业馆集研究中心、展览馆和图书馆为一身,宗旨是增进对海外华人及其文化的认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nashenxi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