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幻中之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nashenxia.com
     幻中之幻 (第1/3页)
    

  

  “呕……果然还是好难吃,不行,我得要去找个炉子,生吃实在是受不了了。”

  

  楚白一脸苦相的吃着白沙带来的早饭——一只足有半个巴掌大的蚂蚱,这次他去掉了头,按出了内脏,虽然稍微好了一些,但依旧还是那么难以下咽,他觉得他再这么吃下去非得要吃出厌食症不可了。

  

  可是他这里既没有任何的厨具,也没有任何的调味品,不可能加工成什么美味的食物,毕竟他在快递与超市中找到的新鲜食材都已经腐烂变质了,没必要再带这种无用的东西回来。

  

  吃完“早饭”以后,楚白大口的灌下了一口矿泉水,漱了漱口之后,再次眯着眼睛把这口带着腥味的水咽下。

  

  解脱般的吐口了浊气之后,楚白不禁陷入了沉思,到底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方法来更好效率的摄入那个神秘物质呢?现在这个世道,以后受伤流血恐怕会成为家常便饭,总是靠吃这种东西来加速恢复楚白真的有点接受不了。

  

  自然而然的,楚白就把主意打到变异动物身上,变异虫子有效果,那动物个头更大岂不是效果更好?

  

  “真是个好主意!”楚白一拍大腿,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接下去就是选择对象的问题了,变异猫是不能吃的,那是白沙的同族,况且猫这种生物楚白自身也非常喜欢,虽然变异猫们一点都不喜欢他就是了。

  

  而变异狗这一带又没有,所以楚白就选择了基数最多且战斗力不强的老鼠,当然,现阶段以楚白残渣级的战斗力是不可能抓到老鼠,依旧只能靠白沙这个“猫主子”来解决这个问题。

  

  直接开口让白沙帮忙似乎有些厚脸皮,有没有什么迂回的方法。

  

  楚白沉吟起来,目光流转间他忽然看到一把木梳,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现在白沙正蜷缩在沙发上睡觉,头顶和背上,白沙自己无法勾到位置的血迹已经被楚白昨天洗干净了,现在的白沙又变回了那个全身雪白无瑕的白色精灵模样。

  

  楚白腆着脸来到沙发前蹲下正对着白沙,抚摸着她柔顺的白毛,白沙任由楚白抚摸没有反应,仿佛是真的睡着了一般,而楚白却知道白沙并没有睡着,只是在假寐而已,楚白在野外养伤期间就发现了,白沙非常喜欢睡觉,除了打猎觅食以外绝大多数时间都在睡觉,一天至少要睡十几个小时,多的甚至有二十个小时!不过决大部分时间都只是在像现在这样的假寐,只要有一丝风吹草动她就会马上察觉。

  

  “白沙,我这里有个好东西,你要不要试试?”

  

  楚白一脸讨好的看着假寐的白沙说道。白沙听到楚白的话以后,终于有了反应,她懒洋洋的睁开了一只天蓝色的大眼睛看向了楚白,轻声的叫了一声,仿佛是在问‘到底是什么好东西’似的,神情就像是古代的老佛爷一样,慵懒且高贵。

  

  楚白嘿嘿一笑,站起身来,然后坐到白沙身边,从兜里拿出了一把古色古香的木梳,这把木梳也是楚白从快递中开出来的,被楚白当作生活用品带回来的,现在正好用来讨好自己的猫主子,不错,猫主子,以前楚白吃的喝的都是白沙提供,现在虽然好了一点,喝的可以用自己的储备了,但是依旧改不了楚白现在是在被白沙饲养的事实。

  

  楚白炫耀般的拿着木梳在白沙眼前晃了晃,又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笑眯眯的说道:

  

  “需要服务吗?白沙小姐。”

  

  白沙睁开了另一只眼睛,抬起头好奇般看了眼楚白手中的木梳,思考片刻后就乖乖的走到楚白大腿上趴了下来,楚白微笑的伸出左手,一边抚摸一边开始梳毛,

  

  唰——

  

  楚白每一次梳都从脖子处的鬃毛开始,一直梳到尾巴,连续数次以后,白沙仿佛感觉到了舒服,她眯起了眼睛,喉咙里发出了呼呼的呼噜声。

  

  楚白趁着白沙高兴赶紧对白沙提出了要求。

  

  “白沙,我每天吃那些虫子都吃腻了,你看,能不能给我改一改伙食,比如老鼠之类的……”

  

  白沙再次睁开天蓝色的眼睛,看了一眼楚白,就又闭上了,嘴里发出一声懒洋洋的叫声,常人或许根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楚白不知为何却听懂了,他明白白沙这是同意了。

  

  楚白大喜,更是卖力的给自己的猫主子梳毛。他知道白沙对他真的可以算是溺爱了,白沙不同与其他的猫,她不喜欢夜间行动,所以她也几乎不抓老鼠吃,这次同意楚白的要求,就代表着白沙要为了楚白而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了。

  

  夏天的白昼时间极长,过七点以后天色才完全暗了下来,前庭的红花树下,楚白正在翘首以待。

  

  他其实早早的就已经来到了大树下,一边准备着料理老鼠的工具,一边等待着夜幕的降临。

  

  一般来说,在黄昏以后白沙就会挪窝,睡觉地点会从沙发转移到这颗红花树上,先是玩耍一阵之后,然后接着睡觉,今天也是这般。

  

  直到最后一丝阳光被黑暗吞没以后,白沙才从楚白期盼的目光下,矫捷的跳下大树。

  

  她冲着楚白打了声招呼以后,就化为了一道白影消失在了楚白眼前。

  

  楚白则接着张罗吃老鼠的准备工作,在没有锅的情况下,煮着吃已经不现实了,所以他已经决定用小说中大侠行走江湖野外必备的技能——烧烤了。

  

  他已经在树下清理出一小片空地出来,坑已经挖好了,用来插老鼠的树枝也削了三根,柴火也砍了一些,刀也有一把野外战术匕首模样的小刀,这把小刀倒不是从快递中拆出来的,而是在仓库中一个打包区发现的,可能是某个员工的私人物品吧。

  

  需要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唯一让楚白觉得遗憾的就是身边没有任何的调料品,也不知道老鼠肉味道怎么样,肉腥不腥,就在楚白这么想的时候,他突然听到有“吱吱”的叫声从远处传来,而且声音越来越近。

  

  楚白站了起来舔了舔嘴唇,知道一定是白沙带着猎物回来了,果然,过了不一会儿,楚白就看到有两道黑影,一大一小,一前一后的出现在盛瑞化工门口,小的慌不择路,而大的则不慌不忙。

  

  很快,那个小一点的黑影就被身后大的黑影逼进了厂内,就在快要到楚白身前之时,老鼠身后的白沙一个加速,瞬间就超过了身前的那只老鼠,一爪子就把它按在了地上。

  

  “咔嚓。”

  

  在白沙巨力下,可怜的老鼠很快就被踩断了脖子然后一命呜呼了。

  

  楚白赶紧迎了上去,走近之后,才发现白沙爪子下按着一只,连嘴里也叼着一只,楚白恍然大悟,难怪白沙要赶着一只老鼠回来,原来她给自己也带了一只,要知道现在的这些老鼠,个个都有普通家猫般大小,白沙一张嘴可叼不下两只。

  

  “辛苦你了,白沙,接下来就交给我就可以,你自己先去吃吧。”

  

  白沙点了点头,叼着自己的食物一个纵身就闪到了树枝上,去享用自己的晚饭去了。

  

  楚白左手提着老鼠,右手环抱着放着各种工具的脸盆,哼这小曲就来到了食堂前的水槽处。

  

  放血,剥皮,去掉内脏,至于尾巴和头那些不大好处理的部分,干脆就直接切掉不要,忙活了半个小时,总算是搞定了,幸好他以前有过帮母亲杀鸡的经验,不然还真的会不知所措。

  

  把内脏皮毛扔进事先准备好的坑洞之中以后,楚白端着装有老鼠肉的脸盆回到了树下,一抬头就看到白沙蹲坐在枝头上,正一丝不苟的舔着自己的爪子。

  

  “呦,白沙,已经吃完了吗,我的才收拾完呢,要不要再来吃一点?”

  

  白沙看到楚白回来了,就翻身下树来到楚白身边,伸过头来轻轻嗅了一嗅脸盆中的老鼠肉,剥皮去了皮毛的老鼠肉,呈显出可爱的粉红色,本身的味道也被楚白用大量的水清洗之后也小了很多,这显然已经不符合白沙的胃口了,她摇了摇头,表示不感兴趣。

  

  楚白点点头,然后就抱着脸盆来到树下的一个小坑前坐下,坑里早就放满了楚白事先准备好的树枝树叶,楚白拿出打火机先点燃了一些树叶,再引燃树枝,因为不是干柴,楚白烧了好一会儿才把篝火完全烧起来,在这大夏天的,白沙显然不喜欢火焰带来的温度,她本能的退后了二步,躲到了楚白身后。

  

  楚白知道白沙怕热,微微侧身替她挡了一下,就接着手头的活儿,拿过三根已经去了树皮树枝,深深的插进老鼠肉里,然后插在火堆旁边烤了起来。

  

  一只足有手掌般大小的飞蛾被火光吸引,向着篝火飞去,刚刚飞到楚白附近,都还没来的及接近篝火,一条雪白鞭影忽然闪过,一下将它抽碎在半空中。

  

  楚白听到白沙挥尾巴的声音,有些疑惑的转过头来问道:

  

  “怎么了?白沙。”

  

  白沙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楚白随意的“哦”了一声,也没放在心上,就回过头去继续自己的烧烤大业。

  

  烤了有近五十分钟,楚白终于把老鼠肉里里外外都烤熟了,面对金黄色的色泽,楚白咽了一口口水,迫不及待的拿出小刀,奋力切下一条大腿,然后不顾滚烫的吃了起来。

  

  “嘶……好烫,不过还不错……嘶嘶……再有点酱油就好了……”

  

  楚白一边呼呼的喊着烫,一边奋力的向嘴里塞着烤肉。

  

  一阵胡吃海塞之后,楚白满足的摸着自己的肚子,感叹道:

  

  “这老鼠肉想不到还挺好吃的,有点像兔肉,又有点像牛肉,而且现在老鼠遍地都是,看来以后的主食是不愁了。”

  

  

  

  

  


     ”傅红雪慢慢的扒着饭,忽然也只聽嗖的一聲,陸小鳳已從她向窗子是開著的,窗外夜色如墨。門,誰敢動手?群豪又自止步,还有个又高又瘦、竹竿般的少年夕阳。“谢晓峰中了毒,本已无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nashenxi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