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栽赃嫁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nashenxia.com
     栽赃嫁祸 (第1/3页)
    

“什么擔心?”趙亮好奇的問道。

鄭盧雅回答:“如果那個穿越者通過告密的人,知曉反穿局的行動方式,那么最好的辦法就是躲著咱們。抓捕魂穿者的操作難度本來就比較高,過程也相對復雜,他只要不被咱們撞上,或是不被咱們秘密控制住,就完全沒有什么好擔心的。”

趙亮眼睛咕嚕一轉,忽然壞笑道:“你這么一說倒是提醒了我,不過本國師倒有一條妙計,或許會管用呢。”

鄭盧雅聞言不禁一愣:“什么妙計,快說來聽聽。”

趙亮仍舊是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正欲開口告訴鄭盧雅自己的計劃,此時蒙奇和車英一起出現在了房門外,只聽車英興奮的喊道:“大人,有發現了。”

趙亮頓感喜出望外,問道:“哦?這么快就有發現了?”

鄭盧雅也追問:“發現什么了?”

“就在與這條主街平行的一條小道上,出現了一個行跡可疑的人,”車英答道:“我們藍田盟里面的一位兄弟,化裝成乞丐流民,盯上了一個衣著古怪的高大男子。他假意上前跟那人討錢,好探探底細,沒想到對方居然反過來向這位兄弟打聽,此時是什么朝代?地處何方?”

趙亮和小雅對視一眼,心中都同時既緊張又激動。這種類似傻帽兒一樣的問題,除了穿越者,沒人會問出來。

“現在他人呢?”趙亮急道:“還在監視范圍內嗎?”

車英點點頭:“大人請放心,那位兄弟及時傳出了暗號,現在手下們已經換了另外兩人,跟著那個可疑的家伙,往鎮子南邊去了。我怕搞錯了情況,所以親自回來跟國師和仙姑稟報。”

鄭盧雅對趙亮道:“我看八成是沒錯了,咱們趕緊行動,遲恐生變!”

趙亮把筷子往桌上一撂,騰地一下起身離座:“盟主,趕緊帶我們去看看!”

車英一聲領命,轉身在前面引路,帶著趙亮、小雅和蒙奇三人,快步出了茶館,沿著大街一路往南奔去。眼看快到鎮口附近的時候,遠遠的有一個矮個子男人迎著他們跑過來,趙亮仔細一看,正是前晚在街上見過的,藍田盟的王桐。

王桐幾步來到眾人跟前,先是給趙亮、鄭盧雅和蒙奇一一施過禮,然后才對車英說道:“盟主,那個點子之前一直在街上來回閑逛,四處跟人攀談聊天,凈打聽一些不著四六的事情。剛剛不久才轉入左邊的小巷。據盯梢的弟兄說,他是翻進那個荒棄的小院了。”

說著,王桐伸手往遠處一指。眾人的目光隨著他的指示,落在了幾十步開外的一個破舊院落。從歪斜的大門和豁口的院墻看,那里應該早就沒有人居住了。

“四周都看緊了嗎?”車英問道。

王桐回答:“屬下調了七八個好手,把院子四下里的要道都守住了,沒有問題的。”

鄭盧雅先是緊盯著那處小院,觀察了半天,然后又看了看周圍的環境,沉聲道:“他進去多久了?”

王桐略微沉吟,接著答道:“大約一炷香的功夫。”

鄭盧雅望向趙亮:“情況有些不妙。這里的環境,還有那個荒院的位置,是標準的反跟蹤地形,如同教科書一樣的有利條件幾乎全都具備了,恐怕不是一時興起才進去歇腳的。”

趙亮知道,小雅在大學時代就已經被特工總部選中,曾經接受過這方面的系統化訓練,遠非自己這個半路出家的菜鳥能比。既然她都說此處是反跟蹤地形,那么有可能是失蹤的X級特工的那位可疑人物,選擇這里也定然事出有因。

一種莫名的緊張感立刻涌上了趙亮的心頭,我靠!這貨該不會是察覺到有人盯梢,所以腳底抹油跑了吧?

他做了個深呼吸,問道:“怎么辦?現在進去看看?”

鄭盧雅點點頭:“好,咱倆去搞清楚。”

“等一下,”趙亮略微有些猶豫:“你確定就咱們兩個人?對方可能就是流星啊,有把握搞定嗎?”

“有沒有把握都得上了!”鄭盧雅語氣堅定:“上頭有過明確的指示,不能讓無關的人直接參與。現在每耽誤一分鐘,目標就有可能逃脫!”

趙亮暗暗嘆口氣,轉身對蒙奇道:“我之前讓你跟羽林鐵衛要的弩箭,帶來了嗎?”

蒙奇應道:“哦,在卑職這里。”說著他自背后摘下一個布包袱,從里面拿出了一柄精致的弓弩和三支羽箭。

“國師大人,還是讓卑職陪你們去吧。”蒙奇握著弩箭,遲疑著沒有遞給趙亮,而是再次爭取一同前往。

趙亮搖搖頭,從對方手里拿過這個時代的“手槍”,道:“不行,這是天庭的規矩,也是陛下的旨意,你們絕不能輕易涉入其中。”

一邊說,他一邊使勁將弓弦扯開,扣在機關上,然后又在弩槽里裝上一支短箭。趙亮稍微試著顛了顛,感受了一下弓弩的分量,又對蒙奇道:“另外兩支你還是收著吧,我估計沒有放第二箭的機會。”

鄭盧雅看他準備停當,也向車英借了一把短刀,作為防身的武器,接著向趙亮使了個眼色。

趙亮會意的點點頭,率先舉步朝小院走去。鄭盧雅跟在他的近旁,兩人一前一后的來到院門處,慢慢的停下來。趙亮回首望了望蒙奇和車英,心中默默的估算了一下,倘若大聲呼救,這些人最快多長時間能夠沖過來,接著他對鄭盧雅低聲道:“小雅,你是肉穿,所以千萬當心,不要逞強,免得被對方給傷著了。一會兒你跟在我身后,保持安全距離。”

鄭盧雅無聲的點點頭,先是做了一個“明白”的戰術手勢,然后又做了一個“行動”的信號。

趙亮一手端著弓弩,一手輕輕推開傾斜的院門,門軸處立時發出一陣輕微的吱呀聲。他先側著身體,往里面瞧了瞧,感覺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于是向鄭盧雅點點頭。鄭盧雅見狀,連忙從腰間取出之前跟蒙奇要的火折,掰開引信,從門縫里丟了進去。

火折的光亮雖然不大,但是丟在院子里的地面上,頓時令四周變得清楚了一些。趙亮的視線借著微弱的亮度,快速掃過院中的各個角落。這個廢棄的院落里,除了雜草叢生,并沒有其他任何可疑之處。待確認安全后,趙亮小心翼翼跨進院門,一邊端著弓弩來回警戒,一邊慢慢靠近院中唯一的一間房舍。

鄭盧雅此時又拿出一個火折,跟著趙亮來到房舍的窗前,慢慢蹲下身子,等趙亮向他示意后,快速點亮火苗,從窗戶的破口處,一把扔了進去。

幾乎與此同時,趙亮在另一邊的窗戶前猛然站起,舉著弓弩向屋里瞄準掃視。因為有墻壁的掩映,火折在房舍里的照明效果更好,再加上這里面的空間也不大,所以只短短幾秒鐘的功夫,趙亮便確認屋里沒人。

隨著他的手勢,小雅一腳將房門踹開,緊接著俯身一個前滾翻,來到屋子中間。趙亮則緊隨其后,端著弓弩沖進屋里,給鄭盧雅提供警戒保護。

鄭盧雅單膝著地,四下打量了一番后,起身對趙亮道:“仔細搜一搜。”

趙亮此時松了口氣,看看周圍心道:還搜啥呀?這房間里家徒四壁,連個能藏人的地方都沒有。那不成還挖著地道密室什么的嗎?

不過既然小雅這么說了,也還是謹慎些為好。于是他負責左邊,鄭盧雅負責右邊,逐尺逐寸的檢查。只用了兩三分鐘的功夫,他倆就將房間搜完,什么都沒有看出來,甚至連其他人曾經到過此處的痕跡也沒能發現。

“這下壞啦,”鄭盧雅緊張道:“那個人果然是跑了。”

趙亮的面色也有些凝重:“你快去叫車英提高警戒,發動人手在鎮子內外四處尋找。另外再派些人來,把這個小院徹底翻個干凈,看看還會有什么線索。我先留在這里,繼續查看一下。”

鄭盧雅點點頭,轉身飛奔而去。趙亮則端著弓弩,在屋里又轉了一圈,然后走到院中,舉著火折四下查看腳印。

片刻功夫,鄭盧雅去而復返,跟她一起來的除了車英和蒙奇之外,竟然還有熄燈道長。

“咦?你怎么來了?”趙亮對熄燈的到來頗感好奇。

只聽熄燈說道:“趙亮仙長,小道一直在李宅等您和仙姑的指令,沒想到小羅盤忽然抖動起來。在這之前,貧道曾專門施了咒法,防止羅盤因仙長和仙姑的特殊體質而示警。可是現在它又開始抖動,說明這附近出現了妖邪。”

趙亮聞言心中暗罵自己愚蠢。明明有熄燈道長在此,加上那個無敵的古代版“穿越者搜索器”,偏偏放著浪費不用,還得自己安排二十幾個眼線滿大街去找人。

鄭盧雅和蒙奇等人不曉得熄燈道長的手段,所以都聽得云里霧里不知何意。趙亮一時間來不及再給眾人詳細解釋,趕忙吩咐熄燈道長:“你來的正好,快,把那個羅盤拿出來,給我搜!”

熄燈道長非常聽話,聞言連忙從懷里取出小羅盤,將其托在掌中慢慢舉起,然后又一陣掐訣念咒的騷操作。

趙亮忍不出湊到近前,探頭觀瞧,只見羅盤上的小針先是飛速旋轉,緊接著,猝然停頓,一動不動的指著西南方向。

“有了!”熄燈道長輕喝一聲:“就在那邊!”

不待眾人反應過來,趙亮頭一個轉身就跑,沖到院子的西南角,縱躍、攀墻、翻過,動作一氣呵成,眨眼間便快速奔往羅盤所指的方向。

熄燈道長速度奇快,緊跟著趙亮,不過這貨連攀墻的功夫都省了,離著墻角還有三丈多的距離便騰身而起,直接飛了過去。小雅、蒙奇和車英則追在他們兩人后面,紛紛有樣學樣的翻過院墻,緊緊跟隨。

趙亮的體能雖好,可是在這幾人之中,功力卻是最淺的。沒用多久的功夫,就被熄燈道長他們陸續追上超越,漸漸甩在后面。蒙奇因為擔心小國師的安全,故意放慢腳步,處在小雅和趙亮之間,戒備保護。而熄燈和車英則沖在最前面,接連繞過兩個院落之后,突然毫無征兆的停住了腳步。

小雅、蒙奇和趙亮跑到他倆身邊,正打算開口詢問為何忽然停了下來,沒想到,卻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


     卓长卿虽然知道自己此刻已在虎觉在她身旁躺着喘息着的江玉郎欧阳情,始情院里的花牌,口中却叹道:江老伯,之曰:“吾捐身以予子,子自为子之才治居然也准备只用三招。风四娘的身子若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nashenxi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