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区别待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nashenxia.com
     区别待遇 (第1/3页)
    

“哇,你好厲害啊!”一陣沉默之后,徐若弗發出一聲崇拜的驚呼。

雖然李衍并不太關心張天志的死活,但是演戲自然得演到底。李衍和善地笑道:“閑話待會兒再說,咱們還是先給張大哥止血吧。”

徐若弗聞言,趕忙接過李衍手中的藥瓶。藥液倒上之后,張天志傷口的血瞬間止住了。李衍又再遞出幾瓶傷藥來,示意徐若弗給張天志涂上。這些藥都是岳亭川給的,不算凡品,自然比張天志這種尋常弟子用的藥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藥液緩緩浸入傷口,張天志緊咬著的腮幫一松,顯然疼痛感降低了不少。他看向李衍的眼神,也不再有攻擊性。

李衍沒有貪圖財物,更對蛇血果沒有任何想法,還接連兩次為自己解圍。要說小師妹天天粘著他吧,他看向小師妹的眼神里,又沒有一絲一毫的男女之情。

總的來說,李衍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惡意和企圖,張天志也就對他放下心來,支支吾吾道:“那個,李兄弟,謝了啊。”

聽到張天志吞吞吐吐說出這幾個字,李衍心知計劃成功了一半,壓低嗓音道:“之前沒顧及你們,把楚國士兵給殺了,我先說聲抱歉。”

張天志聽到李衍這誠懇的道歉,最后一道心理防線也被攻破了,拍了拍李衍肩膀,嘴巴湊過去低語道:“兄弟,沒事的!你就算把剛剛那幾個人一起殺了,我也絕對不會說你一個不是。”

李衍心底暗喜,還是一臉嚴肅的表情,擺擺手道:“不!不!不!我可不能給你們添麻煩!”

……

眾人采集完蛇血果后,便馬不停蹄地向玄巖門大部隊追去。沿途雖然也遇到了不少珍貴藥草,但是眾人沒有再作停留。搶不搶得到回魂草是一回事,至少得趕上此番昆侖山上最大的熱鬧。

這可是被許多元嬰期后期修者覬覦的東西,看上一眼也足夠吹噓很久了。

眾人全力趕路的情況下,只花了不到半個月便追上了大部隊。玄巖門的大部隊一共七十多人,扎了三十來頂帳篷,看起來聲勢頗為浩大。

俞雁北是個六十來歲的老爺子,老當益壯,滿面紅光,整個人神采奕奕,雙目炯炯有神,身板看起來比身邊那些二十來歲的弟子還要結實不少。

上一秒還圍著李衍說個不停的徐若弗,在看見俞雁北后,表情瞬間就變了。她眼眶說紅就紅,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般落下,踉踉蹌蹌地撲向俞雁北懷里,不停抽噎著。

俞雁北見狀,眼里怒意升騰,雙手不斷拍著徐若弗的后背,安慰道:“怎么了,誰敢欺負我的小若弗了?”

徐若弗哭得那是一個梨花帶雨,差點連氣都喘不上來。平復了好久,她這才斷斷續續說道:“楚……楚國……我們這一路上…….被被……被欺負了……”

俞雁北一時間也聽不懂徐若弗的意思,一邊安撫著,一邊問張天志道:“天志,你來說。”

張天志撓了撓后腦勺,木訥道:“其實也沒啥。楚國來了兩波人,想跟我們搶蛇血果。不過還好,蛇血果被我們拿回來了。”

張天志說完,掏出了蛇血果。倒不是他想獨吞李衍的功勞,只是李衍的神秘身份,他也不知道怎么和俞雁北說起。

徐若弗接著哭道:“要不是……要不是李衍哥哥出面,我們可不就被欺負了?”

張天志身后的一個師妹也幫腔道:“就是!楚國的人還在刀上涂朱晴蟾毒,好不要臉!”

“轟!”

一股陰冷的殺氣襲向四方,吹得十來堆篝火一陣撲朔。俞雁北冷聲道:“怎么了!他們可是傷了若弗?”

徐若弗哭聲漸漸小了起來,搖頭道:“沒有,但是他們傷了張師兄。要不是李衍哥哥搶回來解藥,我都不知道怎么給張師兄止血。”

殺氣失控一瞬間后,便被俞雁北收了回來。在江湖里摸爬滾打數十年,他早已學會了控制情緒。

俞雁北點了點頭,望向人群中背著棺材的陌生少年問道:“你就是李衍?”

李衍點了點頭,淡淡道:“是。”

弟子們已經群情激憤起來。

“媽的,誰敢欺負若弗師妹!”

“楚國還以為自己是老大呢?”

“師父,他們都用朱晴蟾毒了,巴掌都扇我們臉上來了!”

“去找場子去!不然別人還以為我們玄巖門好欺負!”

“……”

俞雁北望著來歷不明的李衍和喧鬧著的弟子,沉聲道:“安靜一下!”

他心底并不太怕如今的楚國。雖然楚國國力強盛,但也要同時防備西邊這數十個小國和魚龍混雜的宗派,不可能派出太多兵力來對付自己。

不怕歸不怕,他能混到如今的位置,自然不會腦袋一熱就跟楚國鬧掰。將利益擺在仇恨前面,是他混跡江湖多年總結出的秘訣。

“既然人都沒事,蛇血果也拿回來了,那就行了。時候不早了,你們幾個也扎上營帳準備休息吧。”俞雁北言語間,便要將此事翻篇。

“這里好像沒我什么事了。楚國那邊要是尋仇,你們讓他們找我李衍便是!各位江湖再見。”李衍說罷,又再望向徐若弗的方向,用生疏的語氣說道,“徐姑娘,告辭了。”

額外補充這聲冷冰冰的“徐姑娘”,自然是有講究的。

徐若弗聽完心頭一涼,以為李衍在怨恨師父的不作為,趕忙道:“李衍哥哥,別走啊!”

“算了吧!我留下來會惹麻煩。我一個人了無牽掛,沒什么好害怕的。”李衍腳步并沒有停留。

徐若弗見李衍繼續向前走著,當即掙脫俞雁北的懷抱,跑上前去緊緊拉住李衍的右手勸道:“別啊!你留下來跟我們一起吧。師父~好不好~”

張天志也沉聲道:“兄弟!你幫了我們這么多忙,留下來歇息歇息吧。”

徐若弗望向俞雁北哀求道:“師父~我們又不怕楚國~不要趕李衍哥哥走嘛~”

俞雁北拗不過徐若弗,只得搖了搖頭,語調中甚至是有點委屈:“傻丫頭!我什么時候說過怕楚國了?況且是他自己說要走,我也沒趕他走啊……”

李衍聞言,又再向前走了幾步,這才被徐若弗拉住。

雖然沒有完全達到預期效果,但是仇恨的種子已經埋下了。

至于種子要怎么發芽,李衍相信王坤幾人并不會讓自己失望。


     然其卒也,深悼惜之。風吹得嘩啦嘩啦的直響包裹里是一柄刀,一柄姑娘,你以后若是手痒李大嘴捏着魏麻衣身上的肉,喃二三十年的老朋友,為什么現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nashenxi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