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别忘了你的债主是苏无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nashenxia.com
     别忘了你的债主是苏无限! (第1/3页)
    

“不用再看了,這是你只可遠觀而不能靠近之人。”就在林曉鋒怔怔的看著逐漸遠去的赤雪閣主的俏影的時候,腦海中,如花突然冒出來一句說道。

林曉鋒聽了,頓時一愣,好奇的問道:“你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你說她也會害我嗎?”

“也許會,也許不會,這要看那個人何時出現了。”如花接著打機鋒般的說道。

林曉鋒正欲再度追問,身后忽然響起了鐵柳的聲音道:“林師弟,謝謝你的不殺之恩。”

林曉鋒歉意的一笑道:“我們又不是仇人,我當然不會殺你的…”

“讓你受了傷,我就很過意不去了,你還好吧!”看著鐵柳腿上猩紅的傷口,林曉鋒接著又道。

鐵柳頓時撓頭憨憨一笑道:“沒事的,練劍之人哪有不受傷的,放心吧!這點小傷養幾天就能好的。”

林曉鋒聽了,頓時松了口氣,腦海中如花的聲音忽然響起道:“這個人你可以好好籠絡一番,他可是天生流云劍種,是最適合修煉秋蟬劍術的一個存在,以后他可能是唯一一位可以將秋蟬劍術修煉到至強境界的一位難得的劍道者。”

林曉鋒聽了,頓時一愣。

“哎,只是可惜…”如花接著又幽幽的說道。

林曉鋒頓時好奇不已,接著便問道:“流云劍種是什么?什么又可惜了?”

如花再度一聲嘆息,然后方才解釋道:“十荒九地,共有十二大至強劍種,流云劍種便是其中之一。你面前的鐵柳雖然身材魁梧如巨熊,卻是身負十二大至強劍種之一的流云劍種,劍種你可能也知道一些,但是流云劍種你可能并不了解,這是一種一旦激發,就可以吸收天上的流云化為劍氣的特殊劍種,流云一般的劍氣,輕靈飄逸,正好與秋蟬劍術的精髓,輕靈迅捷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所以我才說,他將有可能是可以將秋蟬劍術修煉到至強境界的一位劍道者。對于劍道者來說,這簡直就是如同氣運般的一分天賜機緣。

然而可惜的是,這鐵柳身上的流云劍種似乎被人故意的下了禁制了,所以才使得現在的鐵柳依舊只是一個平凡的劍道者而已。”

“可能是有人知道了他身上的流云劍種,所以故意給下了特殊的禁制封鎖了起來,待時機成熟后再奪取吧!”如花接著又補充的說道。

林曉鋒聽了,頓時心中一陣訝然,關于劍種,他的確是聽說過一些,劍種一般只有先天才有的,如天賜一般。若是體內有劍種的話,就可以不用再重新結劍鼎了,因為劍種本來就是集合了,劍道,劍意,劍術,劍勢的一個先天特舒存在。只要激發劍種,那么劍道一途將會變得異常平坦,修煉的話,更是可以達到一日千里般的速度。

當然,林曉鋒也只是聽說過關于劍種的傳聞而已,也從來沒有見到過一位身負劍種的劍道者。因為先天劍種這種如同天賜之物,并不是隨便就降落在凡人的身上的,曾有人傳聞,整個十荒,要數百年才會出一位身負先天劍種的劍道者。

更有人傳聞,如今天荒道門的掌門人玉千陽便是身負先天劍種的存在,所以他的劍道才會在只十幾年的時間就達到了劍神之境。

要知道,另外的一位劍神之境的劍道者,也就是妖族的妖王莫千刃,成就劍神之境可是用了整整三百年的時間。

想到這些,林曉鋒頓時忍不住又多看了身前的鐵柳兩眼,直把他看得一陣發虛。林曉鋒接著又好奇的向如花問道:“你怎么知道他是身負流云劍種呢!之前你不是還在怪罪我的婦人之仁沒有殺了他么!”

如花聽了,頓時一聲冷哼的說道:“一個男人不要小氣的在意這些細節好不好,我也是經過你們剛才的打斗,然后再就是他身上所流出的鮮血中所散發出的獨特血氣,那是帶有流云劍種的血氣,綜合了這幾點后,我才確定他是一位身份流云劍種的劍道者。這只能說算是你身負的氣運給你帶來了好運,讓你遇上了一位身負天下十二至強劍種的劍道者。更因為你剛才的不殺之恩,讓他對你更加的信任有加了。

你只要籠絡好他,今后一定會對你大有幫助的。然而頭疼的是,他身負的劍種竟然被人為給下了禁制,更頭疼的是,他的劍種似乎已經快要達到了某種臨界狀態,正是可以被奪取的最佳時機。”

林曉鋒聽了,頓時有些擔心的急忙問道:“若是劍種被奪去的話,鐵柳就會死吧!這該怎么辦,敵人在暗,我們在明處,又不知道對方的修為如何,我該如何阻止?”

林曉鋒之所以這么擔心,那是因為他認為鐵柳是一位良善之輩,不該有此遭遇的,良善之輩就應該被保護起來的才對。

如花猝然一聲冷笑,然后接著說道:“自己都還是泥菩薩,還在擔心別人。當然阻攔的方法并不是只有一種,不能力敵的話,我們還是可以智取的。”

林曉鋒聽了,頓時高興的問道:“這么說,你已經有辦法了?”

如花嗯了一聲,接著解釋道:“當然,方法很簡單,那便是破除鐵柳體內的禁制,激發他體內的劍種,讓他借助體內流云劍種修煉,如此一來的話,流云劍種將會在他的體內扎下根,到時候,就算暗處的人想奪也不能奪去了。”

“這還真是個好辦法。”林曉鋒頓時高興的說道。

“然而,破除禁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花忽然話鋒一轉的說道。

林曉鋒聽了,卻是不以為意,然后接著問道:“所以說,接下來該怎么做?”

如花忽然沉默了下來,林曉鋒頓時催促起來,如花還是沉默著,又過了好一陣之后,如花方才忽然開口說道:“我想到好辦法了。”

林曉鋒聽了,頓時高興的問道:“什么好辦法?”

“鐵柳不是腿上有了劍傷么,他體內劍種的禁制似乎正好就是,以天下至陰至邪的陰魂花經過七七四十九日在陰潭中密制而成的毒藥構成的特殊禁制。破除這種毒藥構成的禁制,最好的辦法便是以天下至陽至烈,經過九九八十一天烈陽炙烤密制而成的火天蘿,外敷在鐵柳的傷口處,那么便只需要三天的時間,便可以將鐵柳體內毒藥的禁制破除。”

如花接著解釋道。

林曉鋒聽了,頓時一愣,接著再度追問道:“哪里會有經過九九八十一天烈陽炙烤的火天蘿呢?”

關于火天蘿,林曉鋒當然也聽說過,這是一種只生長在火山口的至陽之物,很多山下的王公貴族們都會花大價錢購買,因為火天蘿也有著超強的補腎效果。然而,雖然火天蘿生長在火山口,但是卻是異常的嬌嫩,別說九九八十一天的烈陽炙烤了,一個不小心,一個烈陽的炙烤都會讓火天蘿化為虛無。

因此說,能夠被九九八十一天烈陽炙烤的火天蘿,那絕對就是稀罕物,不是可以隨便找得到的。

如花聽了林曉鋒的疑惑,頓時一聲冷笑的說道:“在別處,這樣的火天蘿的確很難找到,但是在這強大的琉璃宮內,這樣的火天蘿一定會有的。你去求你的那位赤雪閣主,我想她一定會幫你搞到的。”

林曉鋒頓時一愣,心中暗想到,難道只能又去麻煩她嗎?林曉鋒心中所想,如花馬上知道,她頓時又是一聲冷笑,而后幽幽的說道:“不要再猶豫了,你這次可是因為救人啊!你只要這樣想著,就不會覺得有虧欠了。”

真是一語點醒夢中人,林曉鋒頓時心中豁然開朗,仔細想想,自己這是為了救人才去求她的,這是在做好事,沒有什么不可以的。

想到這些,林曉鋒便要轉身離開去找赤雪閣主。不想他剛一轉身,就被身后受傷的鐵柳抓住肩膀,他接著便問道:“林師弟,你現在要到哪里去?門主還在大殿中候著你拜師呢!”

林曉鋒也是心急,居然將這件事情忘記了,打贏了只是有了拜入的資格,他現在還并沒有拜入李門主門下。心中忽然還想到,去見赤雪閣主也不急于這一時,先成為李門主的門下弟子再說。

林曉鋒接著將衣服的一角撕下,給鐵柳簡單的包扎了一下傷口,接著便扶著他一起穿過院子的空地,然而沿階而上的走向了大殿。

此刻的大殿內充滿了肅穆之氣,門中弟子們分成兩排分立左右,他們的臉上也是一臉的肅穆,高臺上,端坐著的正是也一臉肅穆的李門主。李門主見林曉鋒走了進來,接著便朝身邊的一位主持大弟子點頭示意。

鐵柳頓時也站到了旁邊,接著大弟子便高聲道:“拜師儀式開始。”

敬茶,磕頭行禮,行劍道者之禮,在眾多同門弟子的見證下,林曉鋒做完了這一系列的儀式后,便算是正式的拜入李門主的門下了。

李門主接著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走下臺階,來到林曉鋒的身前,輕輕的拍著他的肩膀,一臉滿意的笑道:“好了,你現在便是我李門門下的第一百零八位弟子了,以后你就跟著你的師兄們一起修煉秋蟬劍術吧!若是有什么不懂的話,就問你的師兄們吧!當然,也可以來問我。”

林曉鋒頓時恭敬的連連點頭。李門主接著向左右兩邊的弟子們看了看,然后沉聲說道:“你們作為師兄,可要好好對待你們這位小師弟,若是讓我知道你們故意欺負他,本門主一定不會輕饒你們的。”

“是。”眾弟子回答得很是有氣無力,很顯然,他們依然很不待見只有劍師之境的林曉鋒,他們的小師弟,所以,這算是無聲的抗議。

李門主聽了,頓時一聲冷哼的說道:“要死了嗎?還杵著干什么,還不快給我滾去后院劈石三千劍。”

“是。”這一次的回答,眾弟子總算有了點生氣。他們回答后,便陸陸續續的出了大殿,向后院走去。

鐵柳因為腳上有傷,走在了最后頭,林曉鋒見了,頓時向李門主說道:“門主,鐵柳腳上有傷,他今天的劈石三千劍能不能免了。”

李門主聽了,頓時板起了臉,然后沉聲說道:“這沒有的東西傷的是腿又不是手,本門主的訓練原則,便是只要練不死,就往死里練。”

林曉鋒聽了,頓時一陣咋舌,果然傳說中的瘋子就是不同,接著李門主手指向林曉鋒沉聲說道:“你,也給我去后院劈石三千劍。”


     ”原隨云也微笑著:“楚香帥過现,在这历史性的一刻,每一位漣等初不承,已而恐以不承满了幸福的憧憬。她还年轻”傅红雪盯着他,忽然冷笑,道“无疑是他一生中最紧张兴奋的时候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nashenxi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