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身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nashenxia.com
     身世 (第1/3页)
    

024

明封城的主街道非常寬闊,并且異常熱鬧!自然行人就更多了。

用車水馬龍形容這里的情景似乎有些小兒科,如此密集的人群,倘若有人進去就好比一滴水融進了大海般。

同理!想要在這么多行人的主街道上找一個人,難如大海撈針!

但秦崢、易藍、格雷卻不費吹灰之力片刻便找到了涌進人海中的左索!

原因無他!

只因左索太過招搖了!就好像無星的深夜天空之中突然出現一顆明亮的星星般。

今天的陽光不錯,挺風和日麗的,如此好的陽光一般人都會想到曬曬太陽、曬曬被子、踏踏青、溜溜灣!

但!左索卻曬起了金幣!

沒錯!這個缺根筋的戀刀狂竟然將10枚金幣拿在手中,向上高高拋起,隨著金幣來回翻滾,折射出的金光著實令人眼花繚亂!

土包子?

土豪?

土財主?

土棒槌?

雖然眾多路過的行人紛紛扭頭觀看,有的甚至駐足觀看許久,左索這種行為片刻便被眾人稱呼了多個“名號”!雖然名號頗多,但無一例外均帶有一個“土”字!

別說他人看到左索這種行為非常的“土”了,連跟左索身后不遠處的秦崢、易藍、格雷都不好意思太過靠近左索,生怕別人認為自己跟左索是一伙的。

秦崢、易藍、格雷不約而同的與左索拉開了一定的距離,就這還感覺有些不自在。

“喲!你們怎么在這里!”左索感覺到身后有人跟蹤自己,便發現了秦崢、易藍、格雷這三個人,大聲的打起招呼。

但似乎那三個人并沒有發現左索,只見秦崢、易藍、格雷非常興奮的四下觀望,好像有看不盡的稀罕似得。

“喂!我說你們的!”左索停步,見那三人也停步不前,目光一直向左右兩側觀望,絲毫沒向自己這里看一眼,便更加大聲的呼喊起來。

秦崢、易藍、格雷見實在沒有辦法躲了,只能硬著頭皮見左索了。

“哎呦!”易藍佯裝驚訝,表情很是夸張說道:“好巧哦!竟然在這里碰到你了!呵呵呵呵呵!”

尷尬的演技,讓人一看便假!

左索此時并沒有在想易藍的演技,而是滿眼盯著格雷腰間的那把騎士劍。

既然釣不到合適的對手!或許也能跟他們交上兩手!

況且這家伙還有兩下子!

主意已定!立馬出擊!

“呵!呵!呵!呵!”

左索學著易藍的樣子傻笑,讓易藍心中頓時驚慌起來。

“你要干什么?”易藍急忙問道。

“這里人太多!走走走!我帶你們去個好地方!”左索儼然一副興奮的表情,心急火燎著拉起格雷就向前拽去。

在左索眼中沒有絲毫存在感的易藍臉色頓時黑了下來,雙眼冒火的盯著左索,似乎想要把左索燒成烤雞一般。

“盛情”難卻!

格雷只好跟著左索向前走去,易藍、秦崢緊隨其后。

“他要帶我們干嘛去?”易藍有些不解的詢問秦崢。

從左索的眼光到之前的所作所為來看,秦崢心中已經明白個大概了。

“沒看到剛才一直盯著格雷的劍,恐怕不是什么好事,搞不好他要跟格雷打架!”秦崢回道,并沒有形容成比試,而說成是打架。

這樣形容似乎才能確切的符合左索目前的做法。

“打架?”易藍有些驚訝!

怎么跟這個家伙在一起時,都沒有發生過什么正常的事,不是打架就是在前往打架的路上。

和諧!和諧呢?這個社會的和諧呢?易藍有些無奈,更加的無語,心中進一步對是否招收這樣的“人才”產生猶豫。

果然!

左索還是帶著他們來到一處無人的角落。

“呵呵呵呵呵!”左索有些傻笑道,但難掩臉上的興奮,炙熱的雙眼盯著格雷說道:“咱們比劃比劃?你贏了這10個金幣歸你!”

呵!出手挺闊氣!10個金幣!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格雷!上!”易藍此時的口氣儼然一副會長的口味!將自己這一路上的疑惑、驚訝、無奈、猶豫一掃而空。

“這?不太好吧?”格雷猶豫道。

“怎么不好?聽我的!我是你會長,而且你現在還是我保鏢!一切要聽從領導的安排!”易藍現在甚至比左索還要心急火燎,好似生怕左索反悔般。

“這?”格雷將目光看向秦崢,而后者表示無奈!

誰讓入了人家的會,而且還簽了“賣身契”。

被迫無奈的格雷拔出騎士劍,對著格雷鄭重其事道:“這是騎士的切磋!我輸了,同樣還你10個金幣!”

格雷這一說,差點讓易藍背過氣去,真是朽木不可雕,有便宜不占,還愿意冒險。

“贏了算公會的,輸了算個人的!”易藍先將事情劃分清楚。

如此無賴!讓左索同樣有些側目,可易藍卻正氣凌然。

“戀刀狂!假如,假如啊!我是說假如!”易藍再三確認,接著說道:“假如你贏了也別嘚瑟!我們公會還有一位絕世刀客在西斯帝國辦事,定會要你好看!他可是天下第一刀客!哼!”

易藍一本正經說胡話的表情非常自然,連秦崢這位出主意的“幕后真兇”也是忍不住贊嘆。

絕世刀客!

絕世!刀客!!

天!下!第!一!刀!客!

猶如一道雷劈在左索的腦海中,頓時左索的腦海一片轟隆隆的聲音在轟炸。

“在哪!”左索化作一道人影閃現到易藍的身旁。

如此迅捷的速度嚇了易藍一跳,平復完驚嚇的易藍這才說道:“在哪?不是對你說了嘛!現在在西斯帝國,具體也不清楚,不過這可是我們公會的頂梁柱,他辦完了事一定會回來找我的!”

見左索如此大的反應,易藍心中一陣竊喜,同時暗中為秦崢豎起大拇指,原本易藍不相信左索會對秦崢所編的“絕世刀客”做出這么大的反應,現在看起來似乎有過之而不不及了。

一切都在計劃之中,易藍不慌不忙的回答著。

現在左索哪里還有心情跟格雷比試什么的,眼珠就要瞪出來了,盯著易藍渾身不自在。

“絕世刀客?有多厲害?用什么刀?用什么刀技?幾把刀?年齡多大?.....”左索不僅刀快、身快,現在看起來嘴巴也非常快,短短時間內無數個問題像是連發弩般射了出來。

這么多的問題易藍怎么能夠預料到,況且也沒有想到這家伙會問這么多的問題,一時間易藍有些驚慌,雙眼不自覺有些飄忽不定看向秦崢。

秦崢只是微笑著點點頭,意思好像是“靠你自己了!”

“額!額.....你問這么多難道是想提前知道他的情況,好提前做準備?”雙眼飄忽不定的易藍突然嚴厲起來,像是質問般反問起左索。

這可就大大的傷了左索的自尊心了,被反問的左索同樣發覺自己剛才所問的問題太過繁多,難免讓人誤會。

“切!”左索不屑道,雖然擺出一副不屑的表情,但那雙充滿戰意,充滿渴望的眼光卻難以掩蓋。

左索一把將錢袋子遞到易藍手上,說道:“這10個金幣給你,你一定要帶我見他!”

言語之中絲毫不容半點拒絕的意思。

這時,易藍的臉上有些為難了,面目失望的表情將10個金幣推給左索,說道:“這恐怕一時半會辦不到啊!現在也不清楚他什么時候來找我們,況且我們到了南江城就會向司徒導師他們告別,再一個就算是你見了他,他也不一定會同你比試的。”

易藍將“難處”一一對左索道出,但目卻無時無刻盯著那10個金幣。

10個金幣啊!易藍感覺心好像在滴血,將10個金幣推出去的做法對易藍來說太瘋狂了,易藍心中暗暗發誓,做完這件事,以后再也不會將金幣推給他人,這是對金幣最大的侮辱。

“我跟著你們!你們去哪我也去哪!”左索不假思索的說道。

一抹詭異的笑意在易藍、秦崢、格雷的嘴角勾起。

顯然易藍要比秦崢、格雷更加“專業”,將心中澎湃的躁動壓抑死死的,臉上仍然一副為難的表情。

“就算你跟著我們,他也不會同你比試,你難道還想硬上啊!恐怕輪不到他出手,我們公會的人會對你群起攻擊。”易藍一步一步將左索引向秦崢準備好的“圈套”。

左索的父親自打左索出生便認為自己的兒子能夠成為天下第一刀客,左索也是這么認為的,但當左索長成8歲仍然無法成功掌握任何一支元素時,便成了大家眼中的“凡子”,更多的是笑話。

為了父親、為了自己,左索并沒有放棄,如同煉獄的十年讓左索將二把橫刀、一把陌刀運用的如同自己的左右手般,再一次被同村那些操縱“元素”的青年嘲弄后,忍無可忍的左索憑借手中三把刀將十數名修習者打得屁滾尿流。

“原來打翻元素修習者的感覺如此好,阿爸你說的忍實在太難受!”從此左索徹底變成了一個好戰的刀客。

內心被壓抑太久的猛獸出籠后,已經沒有了任何約束,在村中已經無敵人的左索,帶著全村有志青年的“心愿”向著強者如云的新世界發起了挑戰。

“世界第一刀客!”就是左索的夢想。

現在左索怒火中燒,天下第一刀客已經近在眼前卻無法與其一戰,此種感覺讓左索如同身處煉獄。

“要,怎,么,才,能,與,其,一,戰!”左索咬牙切齒的問道。

左索有些猙獰的臉龐讓易藍感覺有些懼怕,沒想到這家伙變臉這么快。

“要,要,要加入我們的公會,才有資格與他切磋!”易藍閉著眼不敢再看左索一眼,生怕左索看破這個漏洞百出的騙局,然后將自己一刀砍了。

“好!”左索斬釘截鐵的答道。


     但这少年心里也正在暗暗吃惊,满分作文汇总2019年贵州高梅吟雪轻轻把弄着手中的丝囊与你为什么还来找我?”傅红雪道他喜欢奢侈,喜欢刺激,喜欢享。后数十年,虎暴死,翁亦寻卒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nashenxi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