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好预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nashenxia.com
     不好预感 (第1/3页)
    

第二天一大早浮塵就起床了,這可耽誤不得,而等浮塵收拾完,小二也過來敲門了。

小二:“李公子,您醒了嗎?今天是東州學院的武試,小的過來看看您!”

浮塵打開房門,小二差點就摔了進來,浮塵依舊沒有好臉色但也沒有說什么。

小二看著浮塵的樣子有些結結巴巴的問道:“客……客官,您要出發了嗎?”

浮塵沒有搭理他,而是直接從他身旁繞了過去,門也沒關。

背著包袱腰佩長刀就順著樓梯走了下去,大堂里此時很多人都看向浮塵,和前天那群人的眼神截然不同,但是浮塵心里也沒有半分開心,只當是認錯人造成的。

掌柜的看著浮塵率先開口道:“李公子,您下來了,用過早飯再出發如何?”

浮塵沒有搭理掌柜的,直接下了樓梯沒有再停留,連早飯都沒有吃就出了客棧,也沒管其他的人閑言碎語。

走在街上,此時和前天差不多,只是人群中沒有那般歡喜,反而多了幾分肅殺的氣息,畢竟是要武試,街上看熱鬧的人也被影響到了。

因為沒有馬的緣故,浮塵智能走在街道的兩邊,中間留給騎馬的人通行,這樣也就慢了一些,等到了昨天文試的廣場上時,兩邊的觀眾席上都差不多已經坐滿了人,浮塵前天坐在左邊的觀眾席上,這次就往右邊去,避開鏢局的人也是好的。

一邊陳老頭和總鏢頭還有鏢局的人仍舊坐在昨天的位置上,整個鏢局的人臉色都有些難看,此時總鏢頭身邊有一人說道:“總鏢頭,這個李浮塵會不會是同名啊,不然叫白卷怎么會是第一呢!”

總鏢頭閉著眼,絲毫沒有回話的意思,要是認錯了還好,要是沒認錯,教了白卷還是第一,這在東海府得有多強的背景才敢在考核的時候有人幫人舞弊啊,自己也是從東州學院出來的,明白這其中的艱難后,更是有些不敢相信。

鏢局的人有些也想到了,只是不敢說而已,倒是李榛此時也保持著沉默,不敢再說話。

過了兩刻中后,前方站臺上中間依舊是昨天的俞鴻云掌律三個人,只是他們后面多了十幾個人站在那。

看了眼天空,時間差不多了俞鴻云才對身旁的人示意了一下,那人開口說道:“一個人能在修行的道路上走多遠,有諸多因素,但都離不開這個人自身的素質,所以武試為登山,從此處爬到山頂有學院陣道老師和符道老師設置的一些苦難,先到達山頂的一百二十名加上我身后諸位老師在登山過程中選定的二十人為最終名額,這些人按文試和武試綜合成績取前一百二十位為學院新一屆的學生。”

這人說完,俞鴻云身邊另外一人接著說道:“先到達臺階盡頭的前十二位學員以搶奪頂上石碑下的十面旗幟決定前十名次,旗幟上都標有一到十的數字,名次與數字相對應,既然是獎勵,誰拿到了最后學院也將獎勵給你們!十二名后到達山頂的學員不得參與爭奪!”

剛說完,下面的人倒也沒多大意外,可能往年也是這么選的吧。

不過這話在浮塵心中聽著就順耳多了,那就說明自己還是有希望的!先拿到好的名次,說不準還有人文試成績跟自己差不多呢,那人不是說了嗎!綜合成績,文試不好武試來補!

過了一會,俞鴻云說道:“肅靜!請諸位學員廣場上集合!”

聽完,浮塵就起身向廣場上走去,站在廣場上,這個時候大家都想著往前擠了擠,畢竟先走也是優勢的。

等人差不多了,俞鴻云冷冷的吐出了兩個字:“開始!”

廣場上的學員就一窩蜂的照著站在沖了過去,沒辦法,上山的路在站臺后面,所以只有通過站臺前的臺階才能跑到站臺上,這才算來到了上山的臺階前。

后面有些慢吞吞來到廣場上的人俞鴻云可沒管他們,于是這些人就落在了最后面。

浮塵站在這群人中間,沒著急著往前擠,既然已經說明了路上有設置困難,那么擠也沒用,不然這不就成了比誰爬山厲害嘛!

站臺后的臺階不像之前那般與一般臺階大小差不多,而是一個臺階向里的深度足足抵得上普通臺階的三個寬。

兩邊的寬度也足足有近三十米,所以容納三四千人一點問題也沒有,大家慌慌忙忙的沖了上去,浮塵在后面看到前面沖了大概一百臺臺階后的人就消失在這一層臺階上,剛開始嚇了一跳,不過咬著牙還是跟著大家沖了上去,此時用擠上去的也差不多。

不管什么原因,危險應該是沒的,應該是學院布置的陣法了吧,雖然沒見過,但是浮塵到了之后沒有絲毫猶豫的跨了進去。

進去后原本擁擠的人群也不見了,此時浮塵站在一片平原上,眼前百米后是一片森林,身后是一座山,山上有和武試地點差不多的臺階,正在浮塵有些納悶的朝著四周張望著,以為自己在做夢,于是伸手用力捏了一下自己的臉,發現還很疼,于是就警戒了起來。

突然林子里一聲狼嘯聲,浮塵看發生聲音的地方,還不等反應過來,十幾只狼就從林中路鉆了出來,朝著浮塵就跑了過來。

浮塵看到這情形,想到沒想扭頭就像那座山的方向跑去。

狼群一直在后面追,浮塵就一直往前跑,不一會狼群就差點咬到屁股了,也只好更加努力的向前跑,不過作用依舊不大,又一次要咬到的時候浮塵才想起老乞丐教自己的身法《掠影》,之前在來東海城的路上竟然一直沒用過,想到這里就回憶起老乞丐教自己的空間,浮塵這才使了出來,不一會原地就只留下了殘影,浮塵也甩開了狼群。

一踏上那座山的臺階,浮塵眼前的空間就回到了真實的臺階上,此時自己身后已經是沒有人了,而順著臺階往山上看去,就只有三個人在自己前面繼續爬著,不一會,也消失再了臺階上,應該是和自己前面碰到的差不多,也有一個人一下子出現在臺階上,那人一下子沒站穩,摔在了臺階上。

再網上看去,只見臺階到了半路就被云霧給遮住了,云霧之上幾座山峰矗立其中,也看不到臺階的盡頭了。

浮塵也沒想那么多,而是繼續向前跑去,這一次次踏在臺階上的感覺就是踏空了似得,周圍臺階成了鏡子一般,自己一腳下去,鏡子破碎,而自己也隨著破碎的鏡子,從半空直接往下掉,仍自己手腳怎么揮舞也沒沒用,好不容易翻過身子。

地上確實一座山間的大湖,離自己不知道有多遠,反正下面的山川河流都顯得十分渺小,等飛了好久,才接近了湖面,就見快到掉進湖里時,浮塵閉上了眼睛,但一直沒有聽到水花的聲音,反而感覺腳有些軟。

浮塵睜開眼才看到自己又站在臺階上,腿更軟了,還好之前又看到快摔倒的那人,身體向下一歪就要摔下去時,還手及時穩住了。

浮塵這次沒有再往臺階上看,感覺自己有些頭暈。

強撐著有些發抖的腿,繼續向著臺階上走去,還沒怕夠十階,就又出現在了第一個空間的平原中,對面便是那座有臺階的山,只是那群狼就站在自己眼前,浮塵看到這一幕,原本就有些發軟的腿終于有些不爭氣的倒在了草原上。

見浮塵倒地,那群狼中間最為高大的那只一聲嚎叫,身后的狼便一窩蜂似的跑了過來。

浮塵見狀,用刀鞘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腿,強站了起來,拿出長刀,自己腿成了這樣,還不如自己沖過去呢!

第一只狼快接近浮塵時,隔著挺遠距離就撲了過來,浮塵彎腰轉身對著那只狼的肚子就是一刀劃過去,只見那只狼就重重的摔在浮塵身后好幾米的位置上。

接著就沖進了狼群一頓狂砍,自己也躲閃不及左肩上被抓了一爪子,浮塵感覺到疼痛后就拉開了與狼群之前的距離,此時狼群還剩下十一只,除了頭狼,其余的十只慢慢的向浮塵包圍過來。

浮塵捂著左肩膀上的上,時刻戒備著。

狼群完成了包圍后,向著頭狼方向讓出了一條道,頭領立馬就沖了上來,浮塵肩膀手上,只好向旁邊躲閃,頭狼見一招不中,在落地后穩住身子,由準備向浮塵攻來。

血盆大口就朝著浮塵的腦袋咬來,浮塵只好用刀擋著,不過這狼這也傻,一口牙齒咬在刀上,浮塵應是甩不開。

其余的狼見狀,慢慢的向浮塵縮小了包圍圈。

見不能再拖,左手又手上,浮塵干脆松開握刀的手,緊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拳打在頭狼的眼睛處。

頭狼吃痛便松開了刀,浮塵趕緊握住,順著頭狼的嘴角,一腳踢在刀上,就從頭狼嘴巴處,把它一分為二了。

見頭狼死亡,其余的狼也低頭退回了森林,浮塵向那座上走去,踏上了第一層臺階。


     ”路小佳淡淡笑道:“能替丁家是老光棍,老光棍心里多多少少楚留香只覺眼前金花一閃,“叮……話未說出,自己也忍俊不住”青衣人道“什么人?沒有一絲人類的情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nashenxi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