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入密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nashenxia.com
     入密窟 (第1/3页)
    

楊義出了東宮,見到了被擋在門外的四百人。

他簡單的交待了趙剛一些事情,便奪過趙剛手上的馬韁繩,翻上馬……

楊義心中有千萬匹草泥馬飛過……

只見場中,楊義騎在馬上,戰馬卻在原地打轉,還不停的鳴叫和噴著響鼻。楊義雙手抓著韁繩,身體在馬身上東倒西歪,像是要掉下來一般。

眼看那些殺才的身影越來越近,楊義更是緊張。他一緊張,戰馬也更慌亂了,漸漸的變得焦躁不安起來。

“呔!抓住那小子,別讓他跑了,抓住了爺爺有賞!”一個如驚雷炸響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趙剛轉臉看去,不由得嚇了一跳。只見一個寬眉大眼,長髯凌亂飛舞,臉黑如墨的大漢向著這里跑來,距離不斷拉近。

“哈哈……那小子不會騎馬。程憨貨,我贏定了!”

“臭老黑,誰贏還不一定呢!等你跑累了俺再追上你不遲!”

“哈哈……你怕要失望了,這一里路我還不放在眼里!”

“…………”

趙剛好像明白了,這應該是程咬金和尉遲恭打賭,看誰先抓住楊義。

可他又不明白,他們到底是為了打什么賭,非要抓楊義?

難道是……

這些想法只是在他腦子里一閃而過,他立馬轉頭對楊義大喊:“小郎君,快用雙腳夾住馬腹,雙手抱緊馬脖子,等戰馬跑起來再抓穩韁繩,身體微微前傾……”

趙剛快速的喊了一通,也不管楊義聽不聽得到,操起一把農具,向著馬屁股打了過去。

戰馬吃痛,長鳴一聲,四腳如飛的向西而去……

“程憨貨,看到沒?你的部下吃里爬外!哈哈……”

“你放屁,俺的部下這是在幫俺!你這頭黑驢想先抓住那小子,那是做白日夢!”

兩人的聲音在東宮大門前回蕩,引起一票千牛衛側目。

二人同時沖出東宮大門口,也不管是誰的馬,一把奪過來飛身上馬,向楊義跑的方向追去。

而更讓趙剛震撼的是,后面又跑出來二十多個郡王、大將軍,二話不說的也奪過戰馬,跟著飛馳而去。

尼瑪,小郎君到底惹了誰了?

趙剛見人都跑了,他吩咐眾人收拾一下,準備找個地方吃了飯再回去。

收拾好了后,趙剛翻身上馬就要帶人離開,一個聲音叫住了他。

“你可是與楊家小子一起來的?”

喊住趙剛的是長孫無忌,那些武夫都去追楊義了,他們文官就采取文人的方式——從隨從下手。

此時有五個人從東宮里出來,趙剛看得不由一愣,其中一個認識。他趕緊翻身下馬,走到那人面前,雙膝跪地,磕了三個頭,才站起來躬身站在一旁。

被跪的人是杜如晦,他也驚訝面前這個大漢,怎會對自己行如此大禮。

“你是……”杜如晦也是一臉懵逼。

趙剛苦澀的笑了笑:“我什么都不是,只是剛才認錯了人。告辭!”

趙剛說完,隨即翻上馬,也不管長孫無忌、房玄齡的喝斥,帶著大隊人馬往東而去。

就在趙剛走出百丈遠時,杜如晦突然想起了什么,對趙剛的方向大喊:“你是趙喜之子!”

趙剛聽到了杜如晦的喊聲,勒馬頓了數息,他并未回頭,又拍馬走了。

杜如晦深嘆息一聲,一屁股跌坐于地上,抱著頭抹起了眼淚。

房玄齡眼疾手快,杜如晦剛跌坐在地時,就趕緊將他扶起,因為魏徵正向這邊虎視眈眈呢!

“老杜,你這是……”房玄齡也不知道從何問起,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長孫無忌也來攙扶:“老杜,怎樣了,摔著沒有?”

“沒事,沒事,咱回吧,回吧!”杜如晦有些失魂落魄,也不管其他人了,自己就這樣落寞的走在大街上。

楊義聽了趙剛的話,剛夾住馬腹,抱緊馬脖。戰馬便一聲長鳴,前蹄躍起,像一支箭一樣竄了出去。

大街兩邊的樹飛快的往后退走,街口是過了一個又一個。冷風吹在臉上隱隱作痛,如刀割似的。

幸好的是因天氣冷,大街上沒什么行人,戰馬才能在大街上飛馳。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行人漸漸多了起來,還有牛車、駱駝、胡商等,一群群,一幫幫,絡繹不絕。

楊義趕緊抓住韁繩往后拉,戰馬人立而起,嚇得周圍的人驚恐亂竄。

這時,后而也傳來了馬蹄聲,不是一兩匹,而是一群,轟隆隆震天響。

這條街道上頓時雞飛狗跳起來!

楊義趕緊拉住一個小販:“請問這位兄弟,這里是何處?”

那人像是在看傻逼一樣看著楊義:“西市啊,還能是何處?”

楊義謝過了那小販之后,立刻牽馬快速的轉入了西市。

程咬金和尉遲恭來到楊義剛才所在的地方,東張西望。只看到人頭攢動,哪里還有楊義的影子。

“都怪你那部下,吃里爬外玩意兒,要不然怎會讓這小子溜了!”尉遲敬恭首先對程咬金發難。

“你就是頭蠢驢,要不是你老是想別俺的馬,俺一早就追上來了!”程咬金也不甘示弱的懟了回去!

“哼!別讓我碰到那小子!”

“碰到了又待怎的?”

“我打斷他的狗腿!”

“哈哈……別怪我太坦白,你還真不敢對他怎樣!”

“不信咱就走著瞧!”

“我說你們倆在這吵啥呢?人呢?”

程咬金和尉遲恭轉頭一看來人,樂得差點笑出了聲。

只見朝中二十多位、郡王、武將全在這,而且還被數十名巡街武侯給包圍了。

李道宗雙眼一瞇:“看什么看?說你們倆呢,人哪去了?”

尉遲恭誰呀?他是連齊王李元吉都敢殺的人,還怕你李道宗?

聽到李道宗的喝斥,他雙眼一瞪,就要發火。

程咬金則是往西市一指:“剛才那小子到這就消失了,應該是往西市里去了。”

李道宗沒理會尉遲恭,他看向西市,只見里面人山人海,貨物堆積如山,正是躲藏的好地方。

他大手一揮,如統帥命令士兵一般:“給本王搜,這小子滑溜的很,沒準就躲在哪個旮旯里,看著咱們笑話呢!”

程咬金一拍自己腦門:“哈哈,還是任城王心細,俺盡跟這頭蠢驢在這吵嘴了。咱們快包抄過去,一定要這小子好看。”

他們要走,可是有人不愿意了:“給我站住,你們是什么人?竟敢當街縱馬,快跟我們回衙門!”

“瞎了你的狗眼!本王當街縱馬怎么了?快滾!”

巡街武侯看這群人的穿著,應是那種非富即貴的人。這可不像商人,若是商人,欺負一下也無妨。

如果是晚上,不問青紅皂白,將他們抓起來也無罪。可是白天就不一樣了,有很多大爺是他們得罪不起的。

隨即,這幫殺才便紛紛進入西市,如一張大網一般,分散開來向著西市東街搜去。

其實楊義并沒有走多遠,他正在距程咬金百丈處,一個簡易的包子攤前吃包子。

當聽到程咬金那破鑼嗓子時,他心慌亂了一下。美味的包子都沒胃口吃了,錢也忘了給,翻身上馬就要走。

后面傳來包子鋪老板的大喊聲:“那小郎君,你還沒給錢呢,怎的就要跑了,想吃白食嗎?”

楊義被這老板的喊聲嚇了一跳,趕緊抓出銅錢給老板,便迫不及待的走了。

可是,西市門口的大街上,實在是太擠了。人都難過,更何況馬!

眼尖的李靖看到,一個穿著白衣,戴著白帽的包子鋪老板,指著一個方向大喊。他定眼看去,前面騎馬的那人不正是那小子嗎?

他一指前方百丈處:“那小子在那呢,千萬別讓他跑了。”

楊義一聽到這聲音,嚇得魂飛魄散,暗道一聲糟糕。連罵自己為什么要騎馬,步行不行嗎?

他連忙翻身下馬,拉著馬前行。

可是后面那群殺才,如痞子過街一般,對擋在他們前面的商販,大聲喝斥開,并一步步逼近楊義。

楊義看得冷汗直流,心里暗罵不已:這特么的,一群郡王、國公大爺為了個鏡子,居然追自己那么久!一個破鏡子,有啥意思?改天給你們做個望遠鏡,讓你們看嫦娥和兔子約會去。

眼看他們就要追上來了,都能聽到程咬金那破鑼嗓子了。

“哈哈……臭小子,看你往哪跑!識相的給俺乖乖蹲下,不然打斷你的狗腿。”

楊義在慌亂中急中生智,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他嘴角泛出冷笑:想抓到我?門都沒有!

“來人啊,殺人啦!搶劫殺人了,快救命啊!”

擁擠的人群聽到這聲音,微微一愣,都眼睜睜的看著楊義不動。

楊義一看眾人表情,暗道有戲。繼續大喊:“你們還看什么看,趕緊救我呀,把后面那群人給我攔住。有貨的用貨堆在路上攔起來,沒貨的用人來。前面的給我讓出一條道來,這是我逃出升天的路呀!”

后面的十幾個郡王、國公大爺,聽到楊義的喊叫聲后,也是一愣,涌現滿臉黑線。

他們是誰啊?大唐朝庭中,堂堂的郡王、國公,居然被楊義說成了,搶劫殺人的毛賊。

圍觀楊義的人還沒有啥動靜,卻從旁邊跑出來一幫巡街武侯:“小郎君,發生了什么事情?”

楊義哭喪著臉,往程咬金的方向一指:“快幫我攔住他們,他們想搶我的馬,他們是馬賊!”

程咬金和尉遲恭都是暴脾氣,聽到楊義指認自己是馬賊,臉都綠了。

兩人立刻破口大罵。可是,兩個人同時罵街,加上周圍議論紛紛的聲音,鬼知道他們在罵什么?

巡街武侯聽了,立刻血氣上涌!

這還得了,光天化日,天子腳下,朗朗乾坤,居然有人敢當眾行兇,紛紛吵著圍了上去。

楊義看到后,心里暗笑不已,在他們還解釋馬賊的時候,楊義卻偷偷的溜了。

楊義很快出了西市,騎上馬后一路狂奔。一會兒向東街,一會向南街,又一會向西街,再向南街……

七彎八拐之后,楊義便將后面的尾巴給甩掉了。但他也引起了各街道巡街武侯的注意,他們也紛紛借來馬,向楊義的方向追來。

頓時,長安縣就亂成了一鍋粥。巡街武侯想抓人,但人卻不知道人在哪里,更不知道是誰,到后來只得找游俠兒的晦氣了。

此時的楊義到了一個地方,一個他聽過多次,但從沒來過的地方。

這也是導致了他唐朝的爹,買下這地方后,從此受到家族排擠的地方。

他看到眼前的破敗,不由感嘆歷史長河的無情,把一切能帶走的東西,都無情的帶走了。

“這個坊叫永平坊,在長安城的西南方,這里大半個坊都是齊王的……齊王死后,便沒人敢要這地方了……”一個老人喃喃敘述。

這個老人是楊義逃到這里時,無意碰到的。冥冥之中,像是上天安排的一樣,這老人正是楊義他爹的忠仆,名叫楊忠,是留在這看宅子的。

若大個永平坊,荒草叢生,蛇鼠亂竄,但是到現在,依然還能看到里面的殘垣斷壁。

倒塌的坊墻說明,這里已經許久沒人住了。即使是大白天,也沒有多少人從這里經過。

楊義從老仆口中了解了實際情況后,也感覺到想買永平坊這事非常棘手。

(關于永平坊……為了創作需要,就這樣寫吧。)


     那店伙哦了一声,转身就胡楂子,看来年纪已不小风四娘看着屋角的飞檐,忍不住白肉,长得倒很英俊,只不过脸叶灵忽然道:四位。陆小凤很吃氣,忽然發現冷汗己濕透了內衣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nashenxi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