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香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nashenxia.com
     香故 (第1/3页)
    

“信微到賬18元。”

聽著電腦里傳來的聲音,青橙微笑著把一位來買早教育兒書的年輕媽媽送出了門:“歡迎下次光臨。請慢走。”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青橙也不禁有些感嘆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好像連老天爺都開始眷顧自己。

一集電視劇沒看完的功夫,書店就來了六波客人,賣了四本書,順利入賬六十八塊。

勢頭不錯,只要再加把勁,應該就能幫店里將自己今天的工資給掙回來了,也改改書店十有九虧的老黃歷。

這么想好像哪里怪怪的?

青橙塞了一片薯片進嘴里。

看來安陽那張碎嘴也不是完全說不出好話。當初她說我唇紅齒白盤靚條順,一看就是旺夫相,似乎也不全是胡謅的。改天若是我真的嫁入豪門,倒也不是不可以考慮封她一個喜話紅包。

不知道是不是青橙今天真的走財運了,這才剛剛坐下,又有一位客人準備進門,青橙連忙起身迎過去:“歡迎光臨。”

等客人走近了,看清其具體容貌的時候,青橙心中忽然咯噔了一下。

這并非是客人長得太過丑陋,相反,即便以青橙的挑剔眼光來看,對方都是一個面目清秀的女子,但讓她感到有些不自然的是,這位女顧客的臉實在是太白了。

而且這種白并非是涂粉太厚的那種白,也非天生膚色的白,而是那種氣血不足的慘白,薄薄的一雙嘴唇都幾乎看不出血色,再加上穿著一身黑色連衣裙,又是披頭散發,簡直就是恐怖片里的女鬼的標準裝扮。

又是一位遠鄉人嗎?

其實也難怪青橙會多想,畢竟書店一個小時前,才送走一位果茶。

不過吃驚歸吃驚,青橙也并不感到害怕。在決定加入這間奇怪的書店前,她就已經做好了會遇到奇奇怪怪客人的準備。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也是她有些不愿意承認的一點,當她處在江臣的身邊時,總會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安全感。似乎即便是天塌了,也不是那么可怕的一件事。

“歡迎光臨,客人要買書嗎?”

那女子無神的眼珠轉動了一下,似乎才注意到等候在門口的青橙。她偏頭看了一眼低頭看書的江臣,勉強笑了笑,用極為干澀的聲音說道:“我找江老板。”

對方目的如此明確,而且看對方的眼神,這似乎并非是對方第一次來書店了。

老客戶嗎?

青橙一邊在心底作著判斷,一邊伸手將女子迎了進來:“快進來坐。”

這時江臣也終于合上了手中的書,坐直了身體,看著女子笑著說道:“楊小姐好。”

看來真的是老客戶了。

女子在江臣對面坐下,也回以一個很勉強的笑。

“要喝茶,還是白開水?”青橙端起茶壺詢問道。

“謝謝,我不渴。”楊小姐搖了下頭,幅度很小,似乎很虛弱的樣子。

青橙放下茶壺,回到自己位置坐好。這時她才發現客人身上的有一個特別之處。

因為將手疊放在腿上的緣故,楊小姐剛才藏在衣袖里的手臂露了出來,在其左手手腕內側靠近脈搏的地方,有幾道凌亂的條形傷痕,有深有淺,似乎是刀傷,還長著結痂,應該傷的時間不久。

似乎是注意到了青橙的目光,女子原本就慘白的臉變得更加不自然了。她似乎有些慌亂,原本放好的手又動了一下,將滑下去的衣袖拉了上來,重新蓋住了左手腕處的傷痕,并且用手輕輕拽住,不再讓她滑下去。做完這個舉動似乎還是不能緩解她內心的緊張,她的頭也不自覺地低了下去。

而這有些窘迫的舉動其實就無聲地解釋了這些傷痕的來歷。

顯然造成它們的并非是某個外人,而很有可能是楊小姐自己。

盯著一個自戕者的傷痕看,這絕對算不上一個會讓自戕者舒適的舉動。

深知這一點的青橙連忙道歉:“對不起啊,楊小姐,我沒有別的意思。”

楊小姐這才重新抬起頭,對著青橙又是勉強一笑。

她的嘴角有兩個淺淺的梨渦,笑起來得時候更顯好看,只是越是好看,便越發地惹人心疼。

青橙看著她那只依舊拽著衣袖的左手,沒敢再說什么,怕自己越說越錯。

而且,她來店里的時間尚淺,還不太清楚該如何與這類特殊的客人打交道。

這種問題,還是交給江臣來解決會更好。

果然,江臣并沒有讓青橙失望。

他微笑著說道:“上次我就說了,楊小姐你的手是真好看,不去做手模就是暴殄天物。你看,不是我一個人這么認為的吧。對了,差點忘了跟你介紹了。這是我們店新招的員工,叫青橙,林仙大學,大四的學生,還沒正式畢業,在我這實習,才來幾天。人不錯,就是太年輕,做事莽莽撞撞的。要是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楊老師還請多包涵。”

隨后他看向青橙,板著臉嚴肅說道:“讓你背了幾天服務手冊,都不用心,真的遇到客人的時候,出問題了吧。今天你無論如何都要將之背下來,這幾天我隨時抽查。錯一處,你轉正的事都要重新考慮。快給楊老師道歉。”

青橙連忙站了起來,向楊小姐鞠了一躬:“楊小姐,真的很對不起。”

見此,楊小姐也慌忙擺手:“不用不用,其實沒事的,你也不用這么在意。”隨后她又看向江臣:“江老板,真的沒什么的,不用如此小題大做的。她也沒做錯什么,是我太過敏感了才是。我帶的學生今年也大四了,我知道他們現在學生的不容易,你可千萬別因為這么點小事就不讓她轉正。”

江臣的面色稍緩:“真的很抱歉,楊老師。”隨后他才看向青橙說道:“既然楊老師都原諒你了,那我也不愿意當惡人。但是你一定要記住,面對任何客人,我們必須保持足夠的尊重與小心。畢竟你也是個消費者,以后也要進店消費。你也一定不希望以后你進店的時候,也因為一些不必要的原因,而接受到一些異樣的眼光,不是嗎?”

青橙神色認真地說道:“知道了,老板,我以后會盡量小心的。”

“不是盡量,是必須。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你對待別人的方式……”

江臣停頓了片刻,因為他忽然想起了一件很遙遠的事。那時候他靠八年征戰的戰功,當上了所謂的少將軍。可論年歲,他也不過只是二十四歲的年輕人罷了。他不懂如何當好一個少將軍,只能摸索著以冷言少語來樹立起自己的威信。

可惜結果并不理想,反而使得原本親近的人疏遠了他。攝于他的性情轉變,也無人敢立刻對他提出建議。

這個時候,便是傾城最先站了出來,說她不喜歡他現在的這副模樣,還是喜歡他原來的模樣。他這才又轉變了回去。也因為如此,他的少將軍之名,才有了自己的意義,而不僅僅只是那個男人賜予他的一個稱號。

當時的她,就是以類似的話勸說的他。

誰能想到,時間輪轉,地點變換,他們竟然角色對調,將當初的情景又重演了一遍。

這是冥冥中的上天注定,還是早先種下的因終于解出了果?

江臣覺得應該是后者。

對于如今的江臣的而言,心念一轉,便足以滄海變作桑田。所以這段回憶不過是轉瞬之間的事。

在青橙與楊小姐還未察覺的情況下,江臣笑著接了上文:“終究會反饋到別人如何對待你上的。而用一句夢之國的老話來說,這便是,‘愛人者人恒愛之’。”

在同樣的語境下的一句話,落在不同人的耳中,由于各人的成長環境、所受教育等等各方面的不同,便會自然衍生出截然不同的意義與味道。

心中甜者往往愈甜,而心中苦者自然愈苦。

此刻書店雖然只有兩個人聽到了江臣的話,卻也應驗了這個顛撲不破的真理。

青橙輕點頭顱,嘴角勾起的彎度像是嘗到了白巧克力的甜膩。

知道了,你是在暗示只要我以真心待你便必能感動你,對吧。

而楊小姐,也低下了頭顱,看著手腕處那幾條凌亂的紅線,嘴角勾勒出的味道卻是不加糖的黑巧克力。

是啊,你如何對待他人,終究會反饋到自己身上。

歸根到底,你變成如今的模樣,不過是你自作自受罷了。

她抬起頭,無神的眼中燃起一點如豆燭火。那纖弱的燭火在黑暗而混沌的瞳孔中輕輕搖晃著,似乎隨時都會熄滅。

“江老板,今天我來,是想和你正式確立下那天未定的交易。”

江臣緩緩收起笑容,身體微微前傾。不過簡單的一個動作,卻仿佛一瞬間讓他并不魁梧的身軀高大肅穆起來,宛如一個正在垂聽凡人祈禱的神像。而下一刻,神像發出了如同春風拂面一般的質詢:

“你確定嗎?”

楊小姐蒼白而單薄的嘴唇抿起。黑色瞳孔中的如豆燈火黯淡了一瞬,卻沒有熄滅,而是再次在春風中搖晃起來,并且有著愈加熠熠生輝之像。

隨后,蒼白而單薄的嘴唇微張,從中迸發出柔弱卻也鏗鏘有力的誓約。

“是的,我確定。”

“我,楊曉麗,愿意,用我的姻緣,去換回楊大偉原本應該健康而快樂的人生。”

當那第二個名字通過鼓膜震動傳入大腦,并被解碼賦予原本的意義之后,本來安坐一旁的青橙忽然瞳孔放大,紅唇微啟。

毫無停頓地,她在腦海中快速地回憶起前幾天從生死簿中看到過的《楊大偉傳》。很快,她就從《楊大偉傳》的前半部分,找到了一個名叫楊曉麗的名字。

而如果眼前這個客人并非只是單純地與楊大偉認識的那個楊曉麗重名的話,那她應該就是楊大偉的發小,也就是楊大偉父親的朋友楊念桐的女兒。

當意識到眼前這個女人與楊大偉之間存在的復雜關系后,青橙睜大的瞳孔又縮了回去,微啟的紅唇還未完全張開便又閉合上了,將那一聲長嘆,留在了只有她自己能聽見的心里。


     ”錢老大道:“只可惜你說話像我早該想到你就是公孫大娘的,邊城中的人本來起得很早,現在鸟用也没有,你却骗苦了他,又说完一阵咯咯大笑。蓝大先生听天空澄蓝。段玉觉得精神好极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nashenxi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