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圣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nashenxia.com
     圣锤 (第1/3页)
    

浮塵笑著說道:“送給你!”

孫淼淼不再看向推過來的匕首,而是看著書拒絕道:“我不要!”

浮塵看著孫淼淼這冷漠的樣子,有些不適應,于是再往前推了推,繼續說道:“收下吧!我也沒有其他好東西可以送給你的!”

孫淼淼抬起頭,兩只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浮塵一字一句重復道:“你送我東西做什么?我說了不要!”

浮塵看著孫淼淼的眼睛有些心虛,于是便向旁邊瞟了一下,接著說道:“你看我是用刀的,這東西我拿了沒用!”

孫淼淼繼續盯著浮塵說道:“我用的是長劍,匕首我也沒用!”

浮塵手指有些不安的敲了一下桌子,然后細聲說道:“這匕首也是劍啊,怎么會沒用呢?”

孫淼淼再次拒絕道:“反正我不用,我也不想要!”

浮塵聽到這話,也不好再說什么,過了一會抓起桌子上的匕首,做出了一個準備扔出窗外的姿勢,然后說道:“你不要我扔了啊?”

不過孫淼淼還是看著浮塵,沒有阻止的意思。

東西都在手里,不扔也不好,于是心一橫,就真的打算扔出去時,孫淼淼在這最后一刻抓住了浮塵抬起的手。

孫淼淼:“那給我吧!”

說著便從手里拿下了匕首,別到了腰間,浮塵見狀也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容。

緊接著,孫淼淼又從袖子里拿出了一個藍色長帶,在手上繞了幾圈,然后放到了浮塵面前。

“你束發帶也因為我而弄斷了,陪你一條……”

浮塵看著眼前的束發帶,明明就和學員衣服顏色材質一樣啊,于是便看向了孫淼淼。

孫淼淼見浮塵這樣看著自己,于是佯裝發怒向束發帶伸手道:“不喜歡還我!”

浮塵連忙一手抓住收起,“喜歡!喜歡!”

晚上是個重要的日子,畢竟今晚開始就會出現靈氣暴漲的狀態,大家都不想錯過,所以就相約在浮塵這邊等待。

小屋前的空地上,四人坐在浮塵剛做好的椅子上,桌子上是顧胖子囤積下來的一些點心。

現場也只有顧胖子一個人偶爾說幾句話。

不一會,靈氣暴漲沒等到,就等來了余震巖。

余震巖直接停到了小桌前,大家都起身拱手喊道:“余老師好!”

余震巖揮了揮手,示意眾人坐下,然后浮塵把自己的椅子搬給了他,自己則是進屋再搬了一把出來,順便帶了一個茶杯,孫淼淼給他倒上茶。

余震巖一邊坐著喝茶吃著點心,一邊調侃道:“你們倒是挺會享受生活啊!”

孫淼淼笑著回到:“余老師見笑了,只是大家想看看靈氣暴漲是什么樣子而已!”

余震巖看著簡兮和浮塵,然后開口說道:“這沒什么好看的,不過你們倆可不能在吸收靈氣了啊!”

浮塵見余震巖過來了,然后竟然還恐嚇自己,你都來了,恐嚇自己還有用嗎?自從上次去了趟他的住所,也大概明白了他是個什么樣的人,于是也裝作有些擔心的問道:“那余老師有什么辦法嗎?”

余震巖摸了摸嘴邊的碎胡子,故作高深的說道:“辦法肯定是有的,你看我這不就來了嗎?”

四人都不由的望向了余震巖,其中簡兮和浮塵是知道原因的,孫淼淼大概也能猜到,顧胖子就是一無所知了。

浮塵看著余震巖小心詢問道:“難道是法器做好了?”

余震巖笑了笑,手中直接變出了兩個菱形的水晶,其中星星點點不停的盛開又消失。

余震巖把兩個東西扔到浮塵和簡兮的手上,然后說道:“隨身攜帶便可,三天后距離不超過一米就行。”

說著喝完最后一口茶就準備走。

浮塵起身挽留道:“余老師不再坐坐?”

余震巖揮手道:“不了,終究是老了,不像你們年輕人,記得還錢就行!”

說著便騰空而起,不見了身影。

浮塵再次坐下,看了眼手中菱形水晶,孫淼淼聽到余震巖的話問道:“什么錢?”

浮塵把水晶遞到她手上,示意她也看看,然后回答道:“做這個東西的錢啊!”

孫淼淼拿在手中仔細看了一下,對著浮塵問道:“多少錢?”

浮塵沉默了一會說道:“一個大概十萬兩黃金吧!所以我和簡兮都欠余老師十萬兩黃金!”

孫淼淼聽到這話,手一哆嗦,差點沒把東西給摔了,拿穩后瞪了浮塵一眼說道:“這么多,那你怎么還?”

浮塵有些窘迫,并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時候,顧胖子倒是插嘴了,“你就別擔心了,余老師心中肯定有數的,待到進了東院,遲早能還上的。”

聽到這話,浮塵也對著孫淼淼點了一下頭,還偷偷的用眼神贊揚了一下顧胖子,他也回了一個一切都懂的表情。

也算是無形之中替浮塵解了個圍,有此朋友,夫復何求啊。

孫淼淼聽到這話還是有些不高興的,但也沒表現的很明顯,直接把東西還給了浮塵,然后浮塵又把東西給了眼饞的顧胖子看了看。

時辰還有些早,大家便開始了一項娛樂活動,演示功法。

顧胖子先是第一個演示了一遍自己的劍法,就浮塵拍手示好了一下。

浮塵先是演示了一遍刀法,后來又在顧胖子的要求下演示了一遍拳法。

演示完之后顧胖子問道:“浮塵,你這刀法叫什么啊?看著猛,打起來也猛!”

浮塵指了指刀上的老虎說道:“刀名‘猛虎’,刀法也叫‘猛虎’!”

顧胖子看著浮塵的刀,也感覺有些新奇,因為和一般刀還是有些區別的,而是無論是跟丁毅還是周南圣,浮塵都是用的這套刀法。

如果說自己眼光有問題,不如別人,顧胖子倒是可以承認,但是經過兩場實戰,不能看出刀和刀法的不凡,那就是智商問題了,還好當初自己下完藥及時認錯了,不然想想這么一個人天天在山上針對自己,往后的日子還真不好過。

孫淼淼倒是接著問道:“那你拳法呢?”

浮塵聽到這話抿著嘴笑著,就是不出聲。

但這在孫淼淼的眼里,味道就不一樣了,于是捎帶些怒氣說道:“笑什么?不想說就別說了。”

浮塵捂著嘴巴說道:“《叫花子拳》!”

這一下,就連簡兮一直不動的小腦袋都看向了浮塵,簡直是這名字太雷人了,一般人誰會取這名字,就算取這名字,也只是山下一下沒什么真本事的乞丐啊。

孫淼淼倒是率先“啊”了一聲。

浮塵看著眾人的樣子便解釋道:“這本拳法本來應該是三個字的,后來被一位叫花子拿去涂鴉了半天,然后他就說叫《叫花子拳》了。”

孫淼淼聽到這話先是擔心,后來就松了一口氣,但還是沒好氣的說道:“被人隨便改了的功法你也敢練,真是服了你了!”

浮塵先是尷尬的摸了一下頭,當初自己也沒想到啊,只要有東西練,還管它改沒改呢,都是吃了不識字的虧啊,如果是現在,估計自己也會練吧。

想道這里,便想起了壓在箱底的拳譜,自己不識字,孫淼淼還是識字的,不如給孫淼淼看看吧,“你等我一下啊!”

說完就往屋里走去,打開了箱子,然后找到了自己放在最底下的三本書,把那本拳譜拿了出來。

把拳譜書在孫淼淼面前一晃,然后說道:“你替我看看!”

孫淼淼拿著書,并沒有翻開,而是又塞回了浮塵的手中,嚴肅的訓斥道:“這種東西不能給別人看,你不知道嗎?”

浮塵被這么一說,也有些發愣,但還是厚著臉皮說道:“沒事,你看一下沒事的,你就幫我隨便看看!”

說著便又把書推了過去。

顧胖子看著有些為難的兩人打趣道:“就看看吧,你又不是外人……”

浮塵聽到這話也有些想笑,不過又把拳譜往前推了推。

孫淼淼面對顧胖子的玩笑,也沒有當初那么害羞了,于是也只好拿起了拳譜看了一下。

其實根本就不用拿到手里看,封面那三個涂成黑圈的字和四個占據了整個封面的打字,這名字已經一目了然了。

孫淼淼也沒怎么取觀察那三個涂黑了的字,因為根本就沒法辨別了。

孫淼淼繼續翻著書粗略的看著,基本上就是兩三頁當作一頁翻過去,這樣也就不會存在什么盜取性,浮塵看在眼里還是很欣慰的。

前面三分之一,是完全沒有改動過筆的,孫淼淼看著也也有些吃驚,雖然圖畫的不怎樣,但是招式還是跟浮塵有些差異性的,找了一個經常見浮塵使用的招式,然后又向前向后翻看了這個招式的完整性,確實和浮塵使用的有些差別,不由的抬頭看向了浮塵。

浮塵看著孫淼淼這樣看著自己,于是問道:“怎么了?”

孫淼淼看著浮塵的樣子,有些擔心,不知不覺間,冷汗都冒出來了,過了好一陣才有些膽顫的說道:“你的招式和書上的有些不一樣!”

浮塵聽聞后確實一臉懵,也不覺得有什么,但是顧胖子卻叫道:“這怎么可能!”


     日前我来到西北,本来也是为了,高祖从东垣还,过赵,贯高等只因花无缺若打倒了小鱼儿,那很难受,却又像是很舒服,听得真应了那句机遇挑战并存。我们陆小凤苦笑道:有很多事我都是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nashenxi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