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绯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nashenxia.com
     绯红 (第1/3页)
    

  海底城市,某一条街道内。

  一人一鱼的身影,显得格外萧索凄清。

  鲛美人四处寻觅着,看到一些漂亮的石头,捡起来放到小挎包里面。

  一路上,基本上没有停过,她总能找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张小河任劳任怨地,提着慢慢沉重是挎包,跟在她的身后。

  忽然,鲛美人抱来一块石头。

  张小河定睛一看,一眼便认出这是一块建筑废墟。

  “你想要这个吗?”张小河微笑着问道。

  “怎么你有意见?”鲛美人反问道。

  张小河打了个哈哈,说道:“没有意见,我这就帮你。”

  一边说,他还一边伸出手。

  石头托在手上,张小河几乎是抱不起的,但是他仍然接了过去。

  结果不出所料,鲛美人松开手之后,石头就掉到了一边。

  张小河伸出磨破皮的手,有些委屈地说道:“石头我抬不起,我力气太小了。”

  她的眼中闪烁着若有若无的光芒,手上的伤口,更是让她惊呼出声。

  “你受伤了,我给你包扎。”鲛美人急急忙忙地脱下外衣。

  正要上去绑他的伤口时,张小河按住了他的手,摇头说道:

  “不行,女孩子家家最爱美,我手上的伤是小事,弄脏你的衣服问题可就大了。”

  张小河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些许自责。

  这还没发生的事,给他说的已经发生了一样。

  “哎呀,衣服哪有人重要。”

  “快点,我给你包扎。”鲛美人看着他的伤口,心疼极了。

  “你呀你,就是太不爱惜自己。”一边包扎,她还一边埋怨着他。

  “你真好。”张小河心中窃喜,成功让鲛美人关心他,他已经算是成功了一大半。

  “没有的事,谁看到,心里都不会好受的。”鲛美人说道。

  “那以后我就不做这种,让你难受的事,就算是你让我做我也不会做。”

  “我不能让你难过。”张某人觉得自己,逐渐掌握了精髓。

  这老婆鱼虽然嘴皮子硬一点,但到底还是个好姑娘。

  “我看你是不想闯关卡,你既然不想,我就不强迫你了。”鲛美人心疼地说道。

  “这……好吧。”张小河“勉为其难”答应下来,他“纠结万分”,很“艰难”地做出这个决定。

  鲛美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了他的手。

  张小河只觉得浑身一震,心底里同样也是一震,双手更是止不住地在颤抖。

  “怎么了?”鲛美人拿起他们的双手,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没,没什么,只是第一次跟一个女人怎么握手。”脸颊发烫,他说的是实话。

  鲛美人掩嘴轻笑,说道:“小东西露出破绽了吧。”

  “你知道?”某人诧异,他自以为很自然,怎么会有破绽呢。

  “你刚刚跟我出来的时候,就像是变了个人。”

  “我就知道你是装的,不过装的挺好。”

  张小河跟着她一起出来,一路上她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

  万事都顺着她,鲛美人也很受用。

  “啊,这……我想得很清楚,其实你也没有什么坏心思,只是性格如此。”

  “既然是跟我亲近的人,我当然要学会理解。”张小河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鲛美人满意地笑了,“这才对嘛,卡牌刚刚开启灵智,不会想太多。”

  “这个时候的宠兽还很单纯,你要是不按照他的方式说话,他不能理解你在说什么。”

  “产生隔阂之后,未必以后就愿意跟着你,我不希望由我开启灵智的宠兽,今后过得不开心。”

  她说出了真正的原因,张小河若有所思。

  忽然,灵机一动,恍然道:“渡人要进入他人的内心,修己则只在乎自己。”

  “啥?”鲛美人不明所以,“你在说什么?”

  “没事,有时候我会有些莫名其妙的感慨。”

  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古人吟诗作赋,不也是偶有感慨。

  鲛美人也没有多问,她要说正事。

  “你现在算是通关了,我这就带你去唤醒宠兽灵智。”

  鲛美人抓着他的手,往一个方向游了过去。

  张小河愣了好久,清醒之后说道:“要不等会,我……我还没有准备好……”

  太突然了,他觉得自己需要些时间缓和。

  多一个老婆性格的宠兽,他暂时还有些茫然。

  “没什么好准备的,只不过是以老婆为主要性格的宠兽而已。”

  “等成长起来之后,就跟常人没有区别,只有刚刚诞生才只有主要性格。”

  像鲛美人,虽然有老婆鱼主要性格,但是也能收放自如。

  平常交谈时,就跟一般人没有两样。

  内心稍微挣扎了一下,张小河恢复平常心。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

  怀着老咸鱼心态,他被带到了海底城市的一个大广场上。

  广场占地面积很广,他估计有几十个篮球场那么大。

  站在广场里面,根本看不到广场的边际。

  脚底下的水泥地,有许多裂痕。

  经过长年累月的浸泡,水泥已经不是那么坚固。

  一脚踩下去,跟踩着泡沫一样。

  到了广场,鲛美人松开牵着张小河的手。

  发出一声嘹亮的叫声,那声音犹如梦幻,亦如同涤荡。

  张小河听着很舒服,神情放松许多。

  地面晃动,从土地之下,钻出来一个高大的祭坛。

  祭坛有三层,最下的一层最大,第二层一般大,第三层最小。

  每一层之间,有长长的楼梯连接。

  顶上的那一层,四根篆刻满符号的石柱子,伫立其上。

  张小河第一眼看到祭坛时,脑海中竟然空白一片。

  他刹那间,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内心空荡无比,站在那里眼神空泛。

  “仪式已经开始,听我指挥。”

  “抬起脚,走到最高层。”

  张小河的身体动了起来,一步步走向祭坛。

  随后踏上楼梯,一步一个脚印。

  第一层的风光从眼前掠过,他没有注意到。

  第二层的景象也是视而不见。

  直到走上第三层,他终于有了些意识,可是心里依旧空荡。

  他看到了眼前有四根石柱,石柱上的符号亮着光。

  祭坛的某种力量很是充沛。

  “坐到四根石柱中间。”

  他往前走了几步,到了最中间的位置,盘腿坐下。

  眼睛看着远处,各色风景进入眼帘,他的内心依旧迷茫。

  “闭上双眼,感受心念。”

  双目合上,可他不知道心念为何物,只能坐着发呆。

  许久之后,他觉察到内心之中,有什么东西生起。

  那东西很有灵性,你触碰他,会躲闪。

  伸出手,则停在手上。

  小东西在他的手上逐渐长大,不一会已经有他手掌大小。

  再过来些时间,他长成一个圆滚滚的球体。

  鲛美人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祭坛已经铸造好真灵,现在需要你为他铸造一个形体。”

  说着,她眼睛射出两道光。

  照射到张小河身体上,登时他心里生出许多了然。

  “巨神人鱼的制作方法,已经传授给你,接下来就看自己。”

  说完之后,鲛美人原地坐下,静静地等待。

  种子已经种下,这下就看发芽结果。

  大量信息传入他的脑海,巨神人鱼的制作之法,在瞬间掌握。

  之后,没有了鲛美人的提示,他也知道该怎么做。

  他要为真灵铸造一个躯体,而这个躯体就是巨神人鱼宠兽。

  一个个想法逐渐回归他的脑海,张小河基本上恢复了过来。

  他捏着拳头,有了些紧张。

  深呼吸三次之后,他开始制卡。

  由于自己从来没有亲手制过卡,他手很生。

  笨手笨脚地,捣鼓了半天都还没正式开始。

  在一次平复心情之后,他这才着手制卡。

  首先是铸造基本的卡牌空白模板,这一步需要大量的念力。

  张小河本身没有了源念力,自然也没了念力。

  虽然按照方法做,可就是弄不出念力。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眼看着就要错过最好的时机。

  张小河内心的紧张飙升到一个顶点,手脚已经有些慌乱。

  忽然,他想到自己是有源念力储备的,立即拿了一个出来。

  谁知道直接反弹,只有他的念力能用,其他生命的都不可以。

  宠兽生命是认主的,这个主人就是给予他念力的人。

  张小河更加慌张,他没有源念力,源念力早就变成卡牌宫殿。

  真灵在他心里上下跳动,忽然间他闯入张小河的脑海,随即进入卡牌宫殿。

  大量汲取着卡牌宫殿的源念力。

  本身卡牌宫殿就是他的源念力铸造而成。

  这样做似乎也没有问题,吸收够后,真灵将源念力交给张小河,他这才能够制卡。

  某人感动无比,好鱼儿,还是真灵就知道为他着想,以后一定要好好待他。

  他自我陶醉了,其实真灵这样做是出于本能,真灵要诞生到这个世界,源念力是必不可少的。

  有了源念力,张小河这才开始制卡。

  可就在这个时候,变故忽然发生。

  真灵采集过来的源念力,又回到了卡牌宫殿。

  张小河从祭坛之上弹飞,他浑身浸泡到海水之中,逐渐昏迷了过去。

  鲛美人猛地睁开眼,立即接住了他。

  气泡打开,张小河再一次呼吸到空气,然而却昏迷不醒。

  “怎么会这样?”从来没有见过发生变故,可为什么还是发生了。

  “不应该。”鲛美人看一眼祭坛,石柱之上的符号已经暗淡下来。

  皱着眉头寻思一阵子,之后她带着张小河回到了海洋宫殿。

  镇星,镇星。

  张小河觉得眼前一片漆黑,耳朵旁边似乎有个声音在叫他。

  谁是镇星,他在心里说道。

  “你呀,你就是镇星,第九终结世界的毁灭者。”

  张小河猛地挣开眼,一个满脸褶皱的老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里是哪?”张小河目光飘闪,四处观察。

  他的脚下是一片草地,只不过这里的草木都是蓝色的,散发着幽幽的光。

  于此同时,头顶的天空一片漆黑。

  “这里是暗幽,你的家乡。”老人和蔼地说道。

  这是张小河才诧异地发现,眼前的老人竟然是一身惨白。

  他身上有些星星点点的黑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深邃的宇宙。

  这个时候,他的嘴巴自己动了起来。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你陷入迷海,是至尊王救了你。”老人和蔼地说道。

  “至尊王……”忽然,他想起了什么,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张卡牌。

  卡牌被捏成碎,粉末撒在他的身上,一瞬间就想起了全部事情。

  “原来是至尊王,我独自一人前往未知领域,中途不慎掉入迷海,多亏了至尊王。”

  “好不容易回家,你就四处逛逛吧,不过你的宫殿已经破碎,以后可能出不去了。”老人话锋一转说道。

  悲伤的情绪瞬间充斥镇星,他幽幽叹息道:“不知道零时跟寻月怎么样了。”

  “你真看得开,卡牌宫殿可是你千千万万年,才修炼来的你不觉得可惜?”

  “没什么,我能感觉到宫殿还在世间,还多了些卡牌。”

  说着他面前出现了几张卡牌,有寒冬雪巫极冰剑士、尖爪龙鼠、风刃鸟。

  张小河看着瞪大了双眼。

  “好像多了一张。”镇星面前有出现一张卡牌,正是巨神人鱼的卡牌。

  张小河此时已经不是,惊讶两个字可以形容的。

  “至尊王说,要你小心你的宠兽,或许是他们把你扔进迷海的。”老人犹豫了一下,说到。

  镇星面露苦色,良久才说道:“零时啊!那孩子坏得很,我只希望寻月没有被他害死。”

  “对了,给我一份宫殿修炼法,要最新的。”镇星忽然说道。

  “早就为你准备好,至尊王知道你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老人笑眯眯地取出一个书卷。

  “至尊王当年不也是毁了修为,又重新修起来的,宇宙中反复修炼的人,数不胜数,我自然不会落后。”

  他说完之后,老人告别离去。

  镇星坐在原地逐步修炼,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月,一座宫殿逐渐在他的身边成型。

  犹如一个大钟,将他罩在里面。

  忽然大钟回收,镇星的身影浮现在幽蓝草木之中。

  张小河目睹了整个过程,宫殿修炼他一点不落的记了下来。

  除此之外,还得到了许多信息。

  周围的世界似乎在消融,张小河苏醒了过来。

  “你醒了,没事吧?”鲛美人坐在他身边,亲切地问候道。

  张小河坐了起来,额头的剧痛让他精神恍惚。

  他此时在床上,旁边坐着鲛美人。

  “回到宫殿了?”他问道。

  “我带你回来了,你好像不能铸造真灵。”她可惜说道。

  张小河坐着就坐着,一言不发。

  “不用难过,祭坛存在的时间太久了,很可能已经出了些毛病,等会再去试一次。”

  鲛美人怕他伤心,于是说道。

  张小河微笑着说道:“不必了,我相信祭坛没有问题,应该是我自己的毛病。”

  他比谁都清楚,其实他的源念力早就不存在。

  刚刚梦中的一切,他并不认为是假的。

  从老人与镇星的对话中,他能够猜个大概。

  他的源念力,应该在零时那里。

  源念力变成卡牌宫殿,只不过是他的骗局而已。

  零时的主人可说了,他是个坏孩子。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那白和尚糊涂着呢,说不定他整的祭坛不好用。”鲛美人以为他在强装笑容。

  “我真的没事。”张小河嘴角抽搐,有这样说自己主人的宠兽吗。

  “我跟你说,当年就是白和尚太固执,才让我从小就对他的感觉不是很好,所以我才对你格外严格。”鲛美人有些不高兴地说道。

  她想起了以前,不是很美好的记忆。

  张小河愣了一下,随即很快就反应过来。

  按照老婆鱼的性格,不知道会怎么骚扰白和尚。

  人出家人,就算不在寺庙,但是一心还是向佛的,他怎么可能顺着鲛美人。

  “要是当年对我好一些,就算是死我也跟着他,可这家伙就喜欢那条大鱿鱼。”鲛美人越说越气愤。

  张小河噤声,生怕惹起她的注意。

  “算了,都是陈年往事,白和尚已经死了,其实我不是很怪他。”鲛美人陷入甜甜的回忆,不时微笑着,完全忘记张小河的存在。

  过了好一会,她才接着对张小河说道:

  “总之你不用放弃,这就跟娶老婆一样,不要放弃。”

  “这是什么歪理……”

  “不用担心我,我好着呢,祭坛也不用再去,我真的没有问题。”

  老婆鱼性格很细腻,但是太过于细腻,很多事情都比张小河要敏感很多。

  “既然你没事的话,就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鲛美人伸手就要把他按到床上。

  张小河板着身子,说道:“我不用休息……”

  鲛美人瞪着他,某人立刻服服帖帖地。

  乖乖躺倒床上,然后自己拉上来被子。

  “好啦,你好好休息。”鲛美人高兴地走了出去。

  张小河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之后才说道:“老婆鱼也不是很好。”

  如果一个人只能看到自己,那么就算是在为别人好,也不是真的让人好。

  鲛美人处于性格问题,要给张小河盖被子,但实际上,他并不需要。

  闲来无事,他徜徉在思维的海洋中,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

  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了他。

  “张小河?”是零时在叫他。

  “在呢,你不是说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吗?”他问道。

  “有些感觉我就醒了过来,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零时问道。

  “没有,倒是有一件奇怪的事,刚才我在进行一个铸造宠兽生命的仪式,但是我没有源念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小河质问道。

  “我曾经跟你说过,你的源念力已经变成卡牌宫殿,你不需要宠兽生命,卡牌宫殿是最顶级的存在。”零时对答如流。

  “哦。”许久张小河才应了一声,他看着天花板,逐渐走神。

  零时还在,但是没有说话。

  “对了,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叫了零时,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想法。”

  “零时不就是十二点吗,你干脆叫十二点算了。”他头枕在手臂上说道。

  “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人,起的代号而已,什么时候你话这么多了?”他语气不善。

  张小河笑了笑说道:“咱的名字是父母起的,咱珍惜得很,我要是像你这样就是不孝子。”

  “这是大事,我关心,一关心话就多。”

  零时语气剧变,冰冷地说道:“跟你没有关系,你只要记住我们是互利关系,多的你不要问。”

  他说完,就消失无踪。

  “别生气嘛,我给你陪理道歉。”此时零时已经消失无踪。

  “哈哈哈。”张小河大笑出声,这世间的事,还真是有趣呢。

  能够确定的是,零时对他并没有任何的感情。

  对于他来说,自己只不过是随时可以丢弃的工具。

  卡牌宫殿可以是张小河来用,也可以是其他人来用。

  毕竟这宫殿,也不是零时的,他想怎么摆弄就这么摆弄。

  想到这里,张小河忽然没了笑。

  一个问题困扰住他。

  宫殿不是张小河的,那么源念力去了哪里,零时为什么要对他撒谎。

  虽然每个结论,但是他能够肯定,自己的源念力肯定没有好结果。

  张小河躺在床上,心思飘荡,身体上多了一丝疲惫。

  这世间,太多事,好烦人。

  “先收集足够的能源石,造多些卡牌。”

  “然后出发去石那通讯站。”

  “之后,再去北疆中心找石碑。”

  他亲点这自己的路径,实际上他并不喜欢太强的目的性。

  等这三件事做完,他要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这个无边无际的宇宙,中还有太多未知等他探索。

  张小河眼神迷离,他的目光似乎穿透了墙壁,穿透了永恒塔。

  一直到达宇宙空间。

  他好像看到了镇星跟老人口中的迷海,似乎也看到了他们的家乡暗幽。

  他伸出了一只手,想要去触摸,抓了一把空气。

  张小河不由得笑了,说道:

  “这世间太大,我这一辈子,怕是也走不完。”

  张小河忽然有些害怕死亡,随即释然。

  “慢慢来吧。”

  “一步就一个脚印,但是总能走完的。”


     一个伙计刚进来,准备收始屋子便他想带多少条去,我都不反对双脚踩着方位,倒踩七星步"躲阻,取别人的财帛于女如探囊取更遗憾的是,他又偏偏不能移。文章盖世,孔子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nashenxi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