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是不走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nashenxia.com
     这是不走了 (第1/3页)
    

來這邊之前根據穆國成的介紹,這座古寺很有年頭了,寺里收藏了不少年代久遠的西藏古畫,近日來,寺里慕名來了一位年紀近百的唐卡畫師又帶來了一批個人收藏的古畫和唐卡,但由于寺廟老舊年久失修,這些古畫目前面臨著損毀失傳。而恰巧有人聯系了穆國成他們文化遺產保護中心,于是這次達拉和穆海跑這一趟,一來是看看有什么方法可以幫助他們保護好這部分文化遺產;另一方面就是保護好那些古畫,如果有破損殘缺嚴重的協助他們進行修復保存。

穆海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兩人以及此行的來意,寺管事得知了他們的來意非常熱情地接待了他們,并帶著他們參觀寺廟及那些古畫。達拉雖然心里對西藏很排斥,但是她對工作卻一絲不茍,既然她答應接下這個項目那么她就一定會認真對待。兩人跟在寺管事身后認真地聽著寺管事介紹,達拉環視了一圈寺廟的情況。這間寺廟看起來確實很有年頭了,四壁的壁畫由于年代久遠,風蝕氧化色澤早已不在鮮艷,大殿還尚可,偏殿的梁柱,木質門框也在不同程度上有些腐朽了。

她用手輕輕的撫摸著腐朽的門框不免覺得可惜,同時心中又感到有些奇怪,雖然沒來過西藏,但她對西藏人的信仰還是有所耳聞的,“按道理來說這邊的寺廟應該會有很多信眾前來朝拜,供奉香火才對,更何況這間寺廟還離拉薩并不算特別遠,”她在心中思忖。

突然達拉的電話響了,有點不合時宜。她趕緊一手捂住電話,抱歉地沖寺管事點點頭,走到一邊接通了電話,她小聲問:“怎么了?”

來電的是唐蕓,她火急火燎地說:“江湖急救!我電腦崩了,救命!你的借我一下。”

達拉皺了皺眉,似乎是對唐蕓此時打來電話就為了借個電腦感到有些無奈。她想了一下說道:“我的帶走了,我家書房有一個閑置的,你拿去用吧,鑰匙在老地方。不說了,忙著呢。”她匆匆掛斷電話,繼續認真地聽寺管事的講解。

寺管事首先向他們介紹了寺廟的壁畫:“我們寺廟的壁畫大都依據《造像量度經》的“三經一疏”作為繪畫儀軌,壁畫中的釋迦、觀音、文殊、普賢、地藏及其他顯、密二宗中的形象,多具有西藏佛教獨有的特點……”

介紹完壁畫,他又引薦兩人見了那位唐卡畫師,據說老畫師年紀近百了,可是看上去卻依然非常精神,腰不彎背不駝,眸子里還透著光,達拉不禁暗暗感嘆。畫師帶他們來到一個復古雕花,看起來非常古樸有年頭的檀木柜子前面,從里面小心翼翼的捧出來好幾幅唐卡及古畫,并為他們簡單介紹了唐卡的制作工藝及在西藏的藝術價值。達拉了解到“唐卡所用的顏料全部采用金、銀、珍珠、瑪瑙、珊瑚等天然礦、植物為原料,珍貴無比,因此可保持色澤百年不衰。”看著這些偉大的藝術品頓時心頭生出了一股奇怪的情愫,她在心中暗暗地想“自己此前對西藏文化的堅決排斥是不是太狹隘了些呢。”兩人十分認真地聽老畫師介紹,一邊認真地翻看那些絕美的畫作,佛陀、天母還有些是景色……前面的唐卡一幅幅栩栩如生、精美絕倫,色澤鮮艷。翻到唐卡的后面還有一些手繪畫,這些就看著粗糙暗淡多了,像是照著其他的畫臨摹出來的,而原稿應該就并不完整,所以這些畫許多也已經殘破不堪了,更有甚者幾乎分辨不出形象。達拉好奇地偏頭問道:“這些是什么?”

老畫師眼神黯然地看著那些畫,微微嘆了口氣無不遺憾地說:“這些其實是壁畫,是當年我師傅留下來的。照著原來的壁畫臨摹下來的。但是由于那些壁畫損毀太嚴重了,有些甚至已經完全毀壞了,所以……就是你現在看到這樣了。我這些年來一直想將他們修復,可奈何我孤弱寡聞竟找不到這些壁畫的出處。”說著老畫師用目光掃過那些畫作,滄桑的手輕輕地撫摸著那些壁畫像是在撫摸著古老歷史的經綸。

聽了老畫師的話,達拉也覺得非常可惜,畢竟她就是做古畫研究的,對這些字畫是有長久以來得感情的。她看著那些畫在心里琢磨著是不是能夠想想辦法將他們修復呢? 她一頁頁小心地翻看著這些古畫,有的還能看出些樣子,應該是這里特有的一種神身,面目獰惡頭生三眼,看起來竟有幾分駭人;有些就看著比較奇怪了,男男女女全身赤|裸跌坐在一起進行交|媾,看著像是在進行某種奇怪的儀式。看著這些壁畫達拉感到一陣不舒服,竟生出了有些詭異的感覺。由于此前她對西藏的排斥,對這里的東西知之甚少,她對自己的孤弱寡聞感到慚愧。

突然她翻動古畫的手頓在半空中,明亮的雙眼緊盯著面前的一幅畫,這幅畫顯然損毀已經非常嚴重了,幾乎分辨不出形象來,看得出這片壁畫已經大面積脫落了,連畫上的人臉也只剩下斑駁的一半,但是不知為何,達拉莫名地覺得這幅畫很熟悉,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她瞇眼仔細在腦中搜尋了一陣這種感覺的來源,卻始終無果,那感覺就像是跟她捉迷藏似的,剛要抓住點什么一瞬間就消失不見了。她自嘲的搖了搖頭,“也許是她自己想多了,畢竟此前并沒有接觸過這些東西,怎么會覺得似曾相識呢。”

穆海的眼睛一直就沒有離開過達拉,剛才達拉的反應當然也被他捕捉到了,他看出達拉在想心事,只是他以為達拉是看到古畫損毀這么嚴重覺得可惜,于是安慰道:“以前的條件想將這些東西保存完好確實很困難,這幅雖然損毀確實嚴重了點,要不我們想想辦法看能不能做到盡量修復。”于是他微笑著向老畫師問道:“大師您看這幅我們能不能帶回去,查查資料看看有沒有什么辦法盡量修復一下。”畫師蒼老的面容顯得有些猶豫,他看了看穆海,又看了看達拉然后又看了看那副畫。片刻后終于還是點了點頭答應了。

穆海喜出望外,他們小心翼翼得將畫收好,穆海又與寺管事師傅仔細聊了他們將如何幫助寺廟來保護這些遺跡。眼看時間也不早了他們告別了老畫師和寺管事準備離開了。

高原的陽光即使快要落山也仍舊刺眼,出了寺廟大門,車子在對面的路邊等候,陽光照在車身上發出刺眼的光芒,達拉略微偏頭躲閃了一下。此時正值淡季,寺廟門口沒有什么人,確實顯得有些冷清。他們向車邊走去,剛走了幾步,突然!不知道從哪里沖出來一個看起來瘋瘋癲癲的老喇嘛,衣衫襤褸,夾雜著許多白發的頭發蓬亂的散著,遮蓋了半張臉,他猛地上前來用粗糙布滿皺紋的手一把拉住達拉潔白纖細的手腕,振振有詞的不知念著什么,漏出一口泛著黃漬的牙。看起來十分詭異可怕。

達拉從小就不喜歡陌生人觸碰她,這會被瘋癲的老喇嘛一拽先是嚇了一跳,她驚恐地看了老喇嘛一眼立即就慌亂的想趕緊掙脫他的手,達拉用一只手使勁褪去他的手,皺眉說道:“請你松手。”但那老喇嘛大概是聽不懂漢語,他用渾濁的有些泛白的雙眼緊盯著達拉瞪得生圓,拽著她的手沒有絲毫放松,還不住的拉扯她像是要去什么地方。

看著他的樣子達拉一陣后背發麻,她既驚恐又生氣,厲聲說:“松開!”

走在前面的穆海聽到達拉的叫聲尋聲去看她,見此情景也是一驚,他以為那喇嘛是街頭強行要給游客算命的那種人有些生氣,于是便過去幫忙。他用力想拽開那老喇嘛的手,可沒想到那喇嘛力氣竟如此之大,死死拽著就是不肯放手,嘴里還一直用藏語念叨著什么。他又不敢太用蠻力怕弄疼了達拉,著急的呵斥著那老喇嘛,“快點放開。”達拉此時已經被弄得心煩意亂了她皺緊眉頭借著穆海的力氣用力一掙,終于掙脫了,用另一只手揉著被拉得生疼的手腕轉身就快步向車子走去以免再被那老喇嘛纏住。

老遠的也聽不清老喇嘛說的是什么,只見那瘋瘋癲癲的喇嘛神色緊張,嘴里振振有詞似乎是在說“白|瑪”什么的,越念越快。但達拉也沒心思管他說的是什么,她只覺得又煩躁又疲憊,一上車就閉上眼睛再也不想說話了。車子緩緩發動,遠遠地穆海心有余悸地回頭向后車窗望去,還見那老喇嘛面目慌張地緊盯著車子離開的方向追了兩步,一手快速搖著轉經筒,一邊嘴里還在不停地念叨著什么。隨著車子的離開緩緩地消失在地平線。

他覺得這畫面實在有些詭異不禁打了個冷戰,搖了搖頭想把那畫面忘掉。他收回視線看看達拉,有些擔心地輕聲問道:“你沒事吧?”

達拉有些煩躁地搖了搖頭,連眼睛都沒有睜開。

見此情景,穆海還想說些什么,但最終還是閉上了嘴巴。


     怎奈碧蛇神君的心竟比铁还硬,深吸了门气,心又跳得快了起来心念一转,暗中冷笑道:他若知?”叶开道:“我要赶着到好汉语文素养的不断提高和我们的生却还是要我走。灰衣人道:不错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nashenxi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