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修真世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nashenxia.com
     修真世界 (第1/3页)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张小河发现少年漠沙本质上不是一个心思蔫坏的人。

  并且他还是一个细腻耐心的人,至少对小绿来说是这样的。

  一周后的一天,张小河召集了林寒雨跟顾想姐妹。

  他们在一个密室内,围坐成一团开会。

  “咱们还是走吧,这小子跟我们没有关系。”顾想说道,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她对漠沙没有多少好感。

  在她眼中,漠沙就是一个有名字的野兽而已,虽然长着人的面孔,但却是一副野兽心肠。

  “你知道去哪里吗?”张小河只是简单的一问,她就说不出话来了。

  迷路实际上是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按照他们的脚力和能力,就算是横穿西域都可以。

  可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走,这人他们分外苦恼。

  “走走看嘛,总比一直待在这里好。”顾想嘀咕道,虽然他一直想着到一个不会被追杀的地方,但是可不希望一直待在沙漠之中。

  白天的太阳,就像是一个烤炉炙烤着她,让她无时无刻不处于烦躁之中。

  要是在这里待久了,怕是性情都要改变。

  “我觉得我们还是走一走试试,一直待在这里不做,也没有意思。”林寒雨说道,很显然她是支持顾想的。

  “没错我们一定要走走看。”顾念也插话,她是肯定支持姐姐的,而且这还是两个姐姐。

  然而张小河却没有轻易白改变想法,他看着林寒雨说道:

  “我跟你说过要制作一百张卡牌对吧。”

  在遗迹住下来的第一天,张小河就嘱咐林寒雨抓紧时间制卡,最好是制作到一百张。

  林寒雨一听,摇了摇头,一百张卡牌的指标可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完成的。

  实话实说,她现在才做了不到十张。

  “还差多少?”张小河问道。

  “还差九十三张。”林寒雨有些吞吞吐吐,一周制作了七张,可比张小河做得少了很多,她都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那就再多待三天,等你制作到了十张,我们就出发。”

  张小河能够理解,林寒雨主要还是专攻修炼,制卡熟练度提升缓慢。

  又不想张小河一样,有宫殿不需要亲自动手制作卡牌,她的卡牌师修炼要艰难不少。

  “那就这么说定了。”再等三天,顾想还等的起。

  会议很快完成,三人陆续走出密室。

  穿过一个狭窄的小道之后,他们进入另一个要大一些的密室。

  里面的墙壁上花纹密布,这些花纹也不知道是写什么原理,只要一到晚上,手按在某些特定的花纹,其余花纹就会跟着亮起来。

  如此夜晚就不再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此时,一个少年正抵着某块花纹,盘着腿走在地上,他的双手上捧着一小叠纸张。

  靠近一些,就能看到纸张上面,写着的密密麻麻的字。

  那些字迹算不上工整,但是也独居风格。

  这些字都是张小河亲手写下的,由于少年漠沙不怎么会讲话,于是他就起了教的念头,既然教了发音,那就连字也一起教授。

  不得不说,漠沙学得很快,短短一周就学会了大部分字,已经能够看懂张小河写出来的东西。

  “哟,用功着呢。”顾想看到漠沙的第一眼,就来是调侃道。

  这家伙似乎天生就跟少年有仇,总是刁难埋汰他。

  然而此时少年看得正起劲,根本没理某个阴阳怪气的人。

  她自讨没趣,轻轻切了一声,随后坐到了远离漠沙的一个边角。

  “人爱看,虫类也爱看,你写了些啥子嘛?”林寒雨笑着问道。

  “就是一些小故事,有的是以前听过的,有的是自己编的。”张小河笑呵呵地说道。

  曾经在聚落的时候,一群睡大街的人,闲来没事就喜欢东拉西扯,吹牛扯皮。

  不时也会说一些故事,觉得不错的,张小河自然而然就记得,这会正好写出来给少年看。

  算是给他做一些思想上的启蒙。

  “得,我先去看看顾想,也不知道咋回事,就是跟人家过不去。”

  张小河看到她一个人在角落闹别扭,于是小声跟林寒雨说了一声。

  毕竟是一起的人,多少还是要相互照顾的,林寒雨微微点头,随后她找了一个地方开始修炼。

  过了一会,她就是一座石像立在地上。

  张小河来到了顾想身边,此时此刻她正一个人别着头闹别扭,她的脸上没有笑容。

  他拍了拍地上的灰尘,然后在她旁边坐下,正要说些什么,但是觉得又有些不妥,停在嘴边的话一时说不出口。

  顾想也没有理他,一个人安静地坐着,眼神有些空洞,一副傻呆呆的模样。

  “妹子。”张小河轻轻推了推她的肩膀。

  “别碰我。”她一巴掌拍到张小河手背上,当即让他倒吸了几口凉气。

  “别找我,我没空搭理你。”她很果决,也很坚决,从始至终没有转过头一次。

  张小河笑了笑,说道:“我不是找你,我找顾念。”

  话音一落,顾念像是一个小球一样蹦了出来。

  “找我干什么?”她此时的形态正是一颗冰球。

  “我有悄悄话要跟你说。”张小河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

  与顾想的冷淡不同,顾念要待见他多。

  他这么一说,当即答应下来。

  两人又回到了隔壁的房间,进入密室之后,张小河轻轻地关上了门,此时密室里面只有他们两人。

  “你关门作甚,难不成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顾念开玩笑般地说道。

  “要是不怕冷,或者是有毛病……”张小河只当是小姑娘,也不跟她闹真的。

  “我想问一问,你姐姐最近怎么样?”没有墨迹,他直奔主题。

  “你管她干什么,难不成你对她有意思?”青春期的少女,说出来的话,果然很好猜测。

  “是有意思。”张小河直言不讳,但是在说完这一句很容易引起意外的话之后,他立刻接着说道:

  “但不是你想的那种意思,最近顾想有些神不守舍,而且脾气也不是那么好。”

  说着张小河凑到了顾念的耳边,小声说道:“是不是来亲戚了?”

  在他的影响中,似乎也只有这个可以让人短时间性情大变,而且还是这种很明显的变化。

  “来什么亲戚?”顾念一时半会无法理解他说的话。

  “就是那个呀,每个月都会来的亲戚。”张小河直接明示了,这种事情他一个男人也不好说,虽然也不是什么羞耻的事。

  但张小河本人是比较含蓄的。

  ”嗯?”少女歪起了头,十分费解得看着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每个月会来的亲戚,到底是什么呢。

  “好的没事了,顾想最近有什么异常吗?”或许丧尸跟人的生理结构有区别吧,张小河不知道,也不打算纠缠,这件事快速翻过。

  “这个倒是有。”顾念一边回想,一边把这些天都观察告诉了张小河。

  在她的描述中,最近这几天,顾想时不时就会发呆,而且时而笑时而生气的,严重的时候,还会捶墙,甚至抓狂。

  “就这些了,我也很担心她,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顾想很是担忧地看着张小河,一双冰块雕琢而成的眼睛,格外楚楚可怜。

  “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早点跟我们说。”根据她的描述,顾想的症状看起来不轻。

  这些天犹由于是住在遗迹,所以他们会分开行动,顾想很喜欢独自行动,一天就早上晚上能看到她,因此他们不甚了解。

  “我知道了,可是我姐姐现在该怎么办啊,我就这一个姐姐。”她越说越担心,整个小心肝都纠结起来了。

  听完她的描述,张小河反而没了那么多慌乱,基本上是知道顾想现在的情况。

  “要是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姐姐应该是魔怔了。”张小河说道。

  虽然不知道魔怔是什么意思,但她分外担心,语气也有一些颤抖,“那该怎么办呀,我帮不了姐姐。”

  “这种事我有经验,或许我能帮一些忙。”张小河曾经可是从疯魔中走出来的,但是在武神那里,经历过一次,也算是有点经验的。

  “你一定要帮帮我姐姐啊,要是你帮了我们,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乞求道。

  张小河看着她,眼里有些晶莹闪烁,这个姑娘一如既往的卑微。

  当初在是,现在也是,这让他格外心疼。

  他没有推辞,但也不敢打包票,只是承诺一定会帮忙的。

  随后两人走出这密室,经过一个通道之后,回到了平日里,他们活动的密室。

  顾念情绪不是很好,回到了顾想体内,张小河则是坐在了林寒雨旁边,呆愣地看着顾想。

  姑娘还是一头雪白的发丝,只不过那些晶莹的发丝之中,多了一些光泽暗淡的。

  张小河知道,那是真正的白发。

  最后他叹了口气,身子慢慢下滑,头枕到了林寒雨的大腿上。

  可真愁人啊。

  次日,张小河两人留在密室制卡,顾想跟着顾念两姐妹照常出去探探路。

  这些天来,他们能做到事情也就这些。

  等两姐妹走了之后,张小河这才悄悄地跟她说了顾想的事。

  林寒雨听完有些惊讶,但是又有些理所当然。

  “我看着她那状态,就跟你当时有些像,不过要比你的状态轻微一些,不如你执着,但是在另外一些方面,又要比你多出很多。”

  一时半会,她也讲不清楚,只能简略地说了一下。

  “看那状态,就跟失了魂一样。”张小河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帮一把,毕竟是一路的,她也答应跟我回出云镇。”

  这些日子,顾想也听说了出云镇,然后就是她说她也要去。

  张小河肯定是热烈欢迎,他也算是半个主人,对于姐妹俩还是挺欢迎的。

  “你老是说出云,你为什么一直想回到哪里?”林寒雨有些不理解张小河,虽然人都恋家,但是张小河显然是特别的恋家,这让她不仅有了些疑问。

  张小河眼里似乎有回忆,他没有思索说道:“因为我的家人在那里。”

  忽然他抱住了林寒雨,说道:“当然了,要是回不去,我就跟你一起找一个地方安家。”

  “我就要在你弟弟妹妹后面啊。”林寒雨嘟着小嘴说道,眼睛弯着看着他。

  虽然觉得这种话问得不是时候,但她还是想知道答案。

  张小河又是没有犹豫,抱得紧了一些,缓缓说道:“我把你当自己。”

  林寒雨埋在他怀里,轻轻地在他胸口捶了一下。

  傍晚的时候,少年忽然找到了张小河,他的手里拿着一碟纸张,看着张小河说道:“看完了。”

  张小河明白他的意思,取出几张纸,递给了他说道:“最近有点事情,只有这些,你将就着看。”

  漠沙没有挑剔,拿着纸张,又缩回了自个的角落,坐在角落跟着小绿虫子一起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小绿虫子眼睛里似乎有些别样是光芒,张小河几乎可以确信,这虫类是看得懂的。

  他似乎跟别的虫类不一样,其他虫类更像是一个个头脑简单的机器,而小绿虫子已经有了些智慧。

  那一双眼睛,甚至比某些人还要有神光。

  张小河倒是觉得有些神奇。

  晚上顾想回来之后,气冲冲地找到了张小河。

  她只用一只手掐着张小河的脖子,把他抵在了墙上。

  眼睛里不知道为何渗出了晶莹的泪水。

  “我的事不用你管。”她如是说道,但是声音很低,出了在旁边的,其他人根本听不到。

  林寒雨上去劝解,顾念也上去劝解,但是都没有用,她的眼睛似乎在说话,虽然动作粗鲁。

  但是张小河能够感受到她眼里的脆弱。

  他没有说话,这个时候,最好还是让她自己静一静。

  最终,她松开了张小河,蹲在地上痛哭起来,眼泪流了一地,那是一些再平常不过的泣泪。

  “发生什么事了,跟姐姐说。”林寒雨轻轻拍着她的背,语气温和地说道。

  她只是哭泣,不停地哭泣,泪水越来越多,但是话却一句没说。

  第二天,一大早上,张小河睁开眼没有发现她的身影。

  “天没亮就出去了。”林寒雨说道。

  “为什么?”张小河问到。

  “躲着你呗,毕竟昨天那一出,换了谁都不好面对。”

  他寻思了一会,最后叹了一口气,说道:“也好。”

  今天也是要做准备的一天,张小河从来不打无准备的仗。

  对于他们这些依靠卡牌的卡牌师来说,更是如此。

  一大清早,他就开始制卡,这次要制作的是装备卡。

  老实说,张小河从以前到现在,都只有一张卡牌,这样其实有些少。

  自从四维黑影生命封锁了所有永恒塔之后,张小河就再也没有捡到过卡牌。

  除了千刀护卫以外的卡牌,基本上也没有看到过,如今也算是兵种缺乏。

  现在他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快点突破到四阶,当时在海兽永恒塔内,他可是学会了巨神人鱼的制作方法。

  一旦到达四阶,他就能尝试制作,实力也将提升一大截。

  但是眼下,还是尽量想一些,能够现在就提升实力的办法。

  一张张装备卡制备完成,所有的装备卡都是变身法眼。

  一天时间,总共制备了十张。

  正当他打算把装备卡给千刀王的时候,他忽然止住了手。

  又打算给千刀元帅,然后又止住了手。

  最终给了千刀护卫。

  原本提升千刀王是可以的,但是装备卡只要装上去了,就无法拆卸。

  而且一个宠兽,只有一个装备,因此他必须谨慎,或许又更适合千刀王的装备也说不定。

  思前想后,他先给了一个千刀护卫装备卡,变身法眼安装完成之后。

  千刀护卫的身体开始消失,随后那把手刀利刃变得更加锋锐,一种吹毛短发的意味,遍布刀身。

  千刀护卫变身,竟然直接变成的千军刀刃。

  张小河觉得有些神奇,装备卡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总是能整出一些有意思的玩意。

  以后其他千刀护卫就可以拿着变身之后的千军刀。

  有人问你的到不错是什么材料做的。

  千刀护卫回答,哦,那是我的兄弟。

  场面一下子就变得微妙了起来。

  想了一会,张小河收回了注意力,他去看了看林寒雨,这两天,白天的时候,张小河都叫她帮忙制卡。

  能够多制备两张是两张。

  当然他可不是一个只会压榨别人的人,他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当初的贤王虚影,实力达到了五级,而且已经接近六级。

  经过一段时间的钻研,张小河了解清楚了虚影出现的条件。

  首先必须要有首领,千刀王和千刀元帅都可以。

  但是以千刀元帅为核心凝聚出来的虚影,实力只有四级,远不及千刀王。

  有一个首领核心,是第一个条件。

  还有第二个条件是,需要至少一百个千刀护卫作为形体,而且必须全部都是满级的。

  没有到三级不算入虚影实力。

  张小河当初刚好达到了条件,凭着一个贤王虚影,就能抵抗一大波海兽,这等实力着实厉害。

  根据他的推测,一千个千刀护卫,应该是虚影的极限承载力。

  相当于一个小型军团,而且实力也能达到六级之高,算是对低阶宠兽进行高等发挥。

  张小河不由得想起了当初的极冰剑士团,剑气合而为一,与着有异曲同工之妙。

  然而林寒雨的制卡极限,一天最多一张。

  两天也就制作的两天,最后没有办法。

  张小河干脆也不让她制作卡牌,就让他帮着忙温养卡牌。

  张小河可不想花废太多的冤枉神。

  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张小河跟林寒雨兴冲冲地跑到了一片露在地面上的遗迹。

  他们走出遗迹,来到一处小沙丘,看着逐渐落山的红太阳,内心逐渐舒缓。

  身体也开始有了些酥酥麻麻的感觉。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张小河两人一直看到太阳落山,天色逐渐黑起来的时候,他们才缓缓合眼。

  长处了一口气,随后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

  他们发现,这样修炼会快上很多,每进行一次这样的修炼,就会多出五张卡牌的神,也就是五个单元的神。

  正是因为有这种修炼情况,张小河这些时间会来,卡牌数量基本上到了一个阵,一百人的数量。

  现在这些卡牌都在宫殿内温养着呢,实力正在一天天增长。

  远处的沙丘之上,一个身影出现在落日的余幕之下。

  萧索的黄风吹着灿入星海的沙粒,雪一样的白发映照着夕阳的暖红。

  那风儿一吹,发丝就散到前面,吹拂起来。

  夕阳下的少女格外美,那脚下的星沙之海,似乎是为了将她拱卫起来而生。

  就连张小河看得都些呆愣。

  “漂亮啊。”他小声赞叹道。

  “确实很漂亮。”林寒雨说道,她并没有嫉妒少女的美,说的也是真心话。

  换做是谁都会觉得那少女美如画,张小河不说她反而会觉得他憋着。

  少女很快走到了他们跟前。

  “看着我干嘛?”她轻微地问道,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两人默契的转过头,看了看彼此,他们都眼睛里都有不解。

  这还是从前的顾想吗?

  要是换了以前张小河敢这么看着,肯定要给她痛揍一顿。

  “多美的姑娘啊。”两人相视一笑,张小河说道。

  “有……有吗。”顾想吞吞吐吐,有些害羞,为了防止沙粒吹如身体,她专门围了一条粗布围巾。

  虽然布上面有些破洞补丁,但是却已经掩盖不了少女的美。

  那是一种由内而外的美丽,张小河很难言语,在他看来,这种美跟神有些挂钩。

  来自灵魂深处的美,张小河如是想到。

  之后,他们一起回到了遗迹密室之内。

  少年漠沙也在这个时候回来,狂风巨沙让他双眼微眯。

  小绿走在他的旁边,两人像是沙漠中的行者,一步一步走回了遗迹。

  回到密室之后,他拿着几张纸走到了张小河面前,这些故事他已经看完了,但是他还想看更多。

  他很喜欢这些故事,感觉就是另一个世界一样。

  张小河答应他再给他一些故事。

  晚饭他们是一起吃的,由于一天都在外面,这个时候才能好好吃一顿。

  因此张小河两人也把吃饭时间调到了晚上。

  食材就是沙果炖肉,肉是某些虫类身上能够食用的部位。

  之前少年就是一直吃这些的,既然能吃他们也不介意。

  尤其是顾想,身为丧尸食量巨大,一顿能狼吞虎咽吃掉许多肉类。

  然而今天晚上,却有些不一样,铁锅前面,顾想格外斯文。

  她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充满了柔和与美好。

  这让张小河两人再次费解,今天这小姑娘跟变了个人似的,温柔了好多呢。

  饭后,张小河到了一间静谧的密室,开始写下一些故事。

  中途漠沙来了一次,他取走了一部分的纸张。

  过了半个小时,密室门再次打开。

  张小河感觉到有人进来,他随口说道:“这么快就看完啦,那里有些新的。”

  “是我。”林寒雨的身影传来。

  张小河这才注意到来者是林寒雨,他回过头,看到人之后,会心一笑。

  她关上了门悠悠说道:“我可算是知道小姑娘为什么难过了?”

  “为什么?”

  “为情所困。”

  张小河笑了笑,说道:“我觉得应该写一些两个人的故事给他们看。”

  另一个密室内,顾想漠沙两人挨着坐在一块,他们一起看着纸张中的故事。

  起初他们都有些紧张,但是慢慢地两人的心都平和了起来,他们投身于纸笔之中的世界。

  慢慢地他们的手掌拉在一起。

  夜晚逐渐深沉,两人靠在一块慢慢睡了过去。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你:「为了安全起见,我现在就要孙九溪笑道:别人都只如兄長,此心可誓天日”老人道:“不錯,這才真正是只要有人可殺,只要有可殺的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nashenxi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